文/犁客 「哲學家其實不住在地球上啦;」奧斯卡.柏尼菲笑著說,「所以他們只能彼此對話。」 柏尼菲是哲學博士,不過談到哲學學者時常常語帶揶揄,直說學院讓哲學只屬於哲學家,而哲學家不懂如何對其他人說話。柏尼菲會這麼說,並不是看不起哲學,相反的,柏尼菲不但是哲學博士、寫作哲學書籍,2007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宣告兒童哲學在學校教育中的重要性時,柏尼菲就是教科文組織的顧問。 完整文章
文/賽斯.史蒂芬斯—大衛德維茲 每個人都在說謊。 人們謊報在回家途中喝了多少酒,謊稱自己多常上健身房和新鞋子的價格,就連沒看過的書也說自己有看過。沒生病卻打電話請病假。說再聯絡卻不再聯絡。人們說事情跟你無關,但其實就跟你有關。明明不愛你,卻騙你說愛你。心情不好時卻說自己很開心。明明喜歡男人,卻說自己喜歡女人。 完整文章
文/理查.史提芬斯 你是否曾經在無聊冗長的會議或課程中,在紙張邊緣無意識地寫字或塗鴉?這種展現無聊的方式是否讓你感到內疚,甚至還有點不專業?無聊時會不自覺地塗鴉或許背後有其原理。塗鴉通常會被認為是浪費時間和不專心的消遣活動,普利茅斯大學的一位心理學家想知道塗鴉是否真的能協助保持注意力、改善表現﹝請參閱Andrade﹞。 完整文章
陳煥民,人稱「小龜」,哲學研究所邁入第六年多、近七年的老資格,除了博士生的身份外,平常也推動哲學普及,像是教授國中老師如何教孩子哲學。其實,哲學在做的就是「對話」,因為思想之間需要互相釐清、碰撞,這對於老師的班級經營很有幫助。 他以親身的哲普經驗,在烙哲學年會前導活動上,與大家分享他以倫理學推動哲學普及,以及為何要以倫理學開始的原因。 第一問:為何要做哲學普及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