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詹姆斯‧漢金斯 James Hankins 「我是凱特琳.桑莫斯。」儘管身邊無人,她還是對自己大聲說。 踽踽行走時,她的腳陣陣悸痛。雙腿疲憊。她不確定她為何在走路,但還是不由自主地繼續往前邁步。她酸痛的腳丫橫越皸裂處處的柏油路時不禁頻頻抗議。 完整文章
文/金英夏;譯/盧鴻金 我最後一次殺人已是在二十五年前,不,是二十六年前吧?反正就約莫是那時候的事。直到那時為止,促使我去殺人的原因並非人們經常想到的殺人的衝動、變態性慾等這些東西,而是「惋惜」、還可以成就更完美快感的希望。在埋下死者的時候,我總是重複說著: 下次一定可以做得更好。 我之所以停止殺人,正是那點希望消失所致。 * 完整文章
文/張瀞仁 內向者真的不會生氣嗎? 很多人都誤會內向者不會生氣,其實是內向者表達生氣的方式比較溫和而已,神經大條一點的人甚至完全不會察覺內向者生氣了。反之,內向者常會覺得別人太容易勃然大怒、講話不夠深思熟慮、讓自己很受傷之類。 回溯生理學家懷特.坎農(Walter Cannon)在一九二九年提出的「戰或逃」機制(fight or flee 完整文章
在上篇裡,我們從電影中消失的動物和沒有被提及的摩瑟教出發,分析菲利普.狄克原作小說裡,這些事物本身的存在意義。在下篇裡,讓我們來看看雷利・史考特《銀翼殺手》和丹尼・維勒納夫執導的續集《銀翼殺手2049》裡,那些延續與延伸的電影主題,那些關於存在、選擇、記憶與真實和自我實踐的故事。 離開,是擺脫困境的唯一選擇?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記憶時常參雜五感的各種交織組合,以及矛盾的情感,例如母親在家中廚房不假掩飾的指令,「把雞的皮剝掉,把事情一五一十告訴我,把大蒜搗碎!」美食作家菈奧(Tejal Rao)如此形容:「祈使語氣(imperative mood)的粗魯可以是親密的。」 菈奧是《紐約時報》的專欄美食作家與評論家,近日在專欄發表的文章〈閱讀食譜的樂趣〉(The Joy of Reading About 完整文章
文/郭強生 有一天,父親突然看著我,過了一會兒才問道:「不是開學了嗎?」 我沒有去花蓮,竟然被他發現了啊!…… 這句疑問還有另一層。我的解讀是,也許他驚訝發現,自己不再是一個人。 之前,我每週還在花蓮四天的那段日子裡,他已經習慣於當一個孤獨的老人。沒人與他說話,他也不想理人。 (那是否也會是我未來的寫照?到時候,會有誰來跟我說話呢?) 完整文章
文/史比野塔 有位觀眾問,「自己不擅長料理,如何建立自信」?莊祖宜說,「不要盡信食譜」。坊間和網路都能找到一堆料理食譜,但酸甜苦辣要根據自己的味蕾判斷,食譜上的比例與配方並不能做出自己想像中或想要的味道。但話鋒一轉,莊祖宜建議「找一本你覺得好的食譜,然後每道都試」,關鍵在後者,畢竟當我們買了食譜,往往只做自己喜歡或擅長的那幾道菜,不僅失去樂趣,廚藝也難以進步。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