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愛麗絲 「我那時候就是想要逃,一天到晚想離家出走、離開近距離的空間,」鄭陸霖是大稻埕長大的老台北人「像日本時代的江戶子一樣,」但家庭衝突讓他老想往外跑、擺脫坐困台北的束縛,高中便迫不及待地離家,「我搬到木柵,舅舅醫院閣樓的倉庫間,把自己塞在那裡。」 除了長大後搬家,從小想逃的鄭陸霖,也早早躲進屬於自己的閱讀世界。 完整文章
文/華正函;照片提供/青鳥書店 「新聞標題總會在負面事件上貼上性別標籤,像是『女同志情殺』和『女三寶』,我們閱讀時該思考這種標題是不是對的,如果能意識到這是錯誤的,創作上會有很驚人的改變。」設計師李君慈強調,創作與生活兩者是交織而成的,培養自己的批判性思考,去探究自己眼前的事物,將有助自己的視角更為宏觀。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多虧了輝龍,我才能知道原來台灣引進過這本書,而且是2010在木馬文化出版的。 渡邊力是神級人物,他對推動日本現代設計功不可沒,被視為人間國寶,而其中最顯著的證明之一是,他於1976年自薦在當時最重要的《室內》雜誌開專欄,撰寫介紹Herman Miller的故事,被譽為「夢幻的連載」,啓發也影響了無數設計相關工作者。 完整文章
文/柯爾.諾瑟鮑姆.娜菲克;譯/徐昊 到目前為止,我們討論了我在商業溝通時最常使用的視覺元素。此外,有幾種特定圖表最好避免使用:圓餅圖、環圈圖、3D立體圖與雙(垂直)Y座標軸,接下來將一一討論。 ● 萬惡的圓餅圖 從我寫過的文字裡頭,便可輕易看出我有多不喜歡圓餅圖。簡而言之,圓餅圖是萬惡淵藪。要了解我為何會下此結論,就先來看個例子吧。 圖 2.21 的圓餅圖(依實例改編)呈現了 完整文章
文/柯爾.諾瑟鮑姆.娜菲克;譯/徐昊 若要分享的數據只有少數一兩個,純文字可能是最適合的溝通方式。盡可能讓數字越顯眼越好,並考慮只用數字和幾個字來簡潔扼要地傳達你的訊息。將一個或少數幾個數據做成表格或圖表,除了可能會誤導聽眾,氣勢也少了好幾分。若要交流的數據只有一兩個,那麼考慮就以數字本身為重點吧。 為了闡明此概念,來用以下的實例說明吧。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完整文章
很多3C產品的硬體規格相去不遠,真正不同的是軟體的設計以及後續的服務;要顧好國內讀者的閱讀體驗,絕對不是國外品牌搞得定的──我們都知道,要做到這些事,需要工程團隊能夠對國內讀者的閱讀情境感同身受,而且這些工程師讀的書,可能比大多數讀者還多。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