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很多讀者不知道,賣書這行最可怕的事,在印完書之後才會出現──什麼?賣不出去?書賣不出去當然很可惜,畢竟這是作者的心血、編輯的眼光、設計的巧思,加上樹木的犧牲才做出來的,沒人喜歡很難不令人喪氣;但這不是最可怕的事。賣書這行最可怕的事,要在「書賣不出去之後」才出現。 那就是庫存。 完整文章
文/水野學;譯/葉韋利 客觀知識的多寡,決定了品味的好壞 品味是建立在知識之上,這個觀念我應該已經傳達得很清楚了。 不過我想再說明一點,我並不是指任何知識都一定是好的。 舉個簡單的例子,想想流行時尚。 假設有位A君,從學生時代起,「總是穿著看起來很普通的針織衫,卻令人覺得既時尚又有品味」。 完整文章
文/水野學;譯/葉韋利 品味並非與生俱來 通常我都很乾脆地公開一切。 比方說,只要有人問我:NTT docomo的品牌──「iD」是怎麼產生的?「熊本熊」為什麼是黑熊?我都會照實回答。 在接受採訪時,只要被問到怎麼產生創意?怎麼創作?我總是知無不言。至於當中的本質和具體步驟,也會在演講或大學課堂上詳細解說。此外,我也撰寫相關書籍,面對客戶時,即使對方不主動開口,我也會毫不保留地傾囊相授。 完整文章
文/水野學;譯/葉韋利 孩子們天生懂得展現「品味」 人們對品味之所以會產生誤解,認為它難以捉摸,且只有少數出類拔萃、與眾不同的人才能擁有,或許就是因為大家想到品味時,往往會聯想到與美術、藝術或設計相關的事物。 其實多數人在童年時期都曾接觸過美術或藝術。 完整文章
文/魏于婷 「討厭」是一件非常主觀、私密的事。因為過於主觀且私密,有時要坦白、誠摯地分享出來,反而是一件難事。也因此看到張亦絢的書名《我討厭過的大人們》,再看到輯次:與書名同名的第一輯、第二輯〈有多恨〉。實在讓我不得不好奇,她要怎麼描述自己「討厭」的心理狀態,尤其她討厭的對象還是那些「大人們」。還有她究竟恨了什麼或許普世人類也有可能恨的人,或事,或物。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我那時還自己用 Walkman 錄音、手寫歌名,寄到唱片公司去呢!」在成為設計師之前,Rock 心懷音樂夢,在華語歌曲的黃金年代,曾試著毛遂自薦。 喜歡音樂,小學三年級一次月考成績表現極佳,Rock 在父母首肯下購買的獎品,是當時最便宜的樂器,「一把雙燕牌口琴,我一開始不懂、也沒人教,就每天自己坐在家門口把玩、摸索,」Rock 完整文章
文/漂亮家居編輯部 面對這波來勢洶洶的疫情,除了重新省思自身的生活習慣,居家空間的設計能否應對未來更多「看不見的敵人」,更是重要。FUGE 馥閣設計設計長黃鈴芳認為,除了強化空間的通風與採光,以設計作為引導阻絕汙染源進入室內,也有利於守護一家人的健康。 +後疫時代的新觀點 保持室內換氣減少毒物的累積。 玄關加設洗手台落實清潔習慣。 衣物分類降低細菌對人體傷害。 黃鈴芳/ FUGE 完整文章
文/漂亮家居編輯部 疫病大流行造成的防疫措施無限上綱終會趨緩,日後也有可能成為如流感、腸病毒等流行病常態出現,回歸到日常生活層面,每天所使用的各種空間,如住宅、辦公室、公共場所、商業空間等,在設計裝修時,舒適美感已是基本,未來的空間設計,能夠如何幫助我們在健康的人造環境中生活?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我那時候就是想要逃,一天到晚想離家出走、離開近距離的空間,」鄭陸霖是大稻埕長大的老台北人「像日本時代的江戶子一樣,」但家庭衝突讓他老想往外跑、擺脫坐困台北的束縛,高中便迫不及待地離家,「我搬到木柵,舅舅醫院閣樓的倉庫間,把自己塞在那裡。」 除了長大後搬家,從小想逃的鄭陸霖,也早早躲進屬於自己的閱讀世界。 完整文章
文/華正函;照片提供/青鳥書店 「新聞標題總會在負面事件上貼上性別標籤,像是『女同志情殺』和『女三寶』,我們閱讀時該思考這種標題是不是對的,如果能意識到這是錯誤的,創作上會有很驚人的改變。」設計師李君慈強調,創作與生活兩者是交織而成的,培養自己的批判性思考,去探究自己眼前的事物,將有助自己的視角更為宏觀。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