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瞿欣怡 寫這本書對我來說,並不容易,因為我必須公開同志身分,毫無保留地把自己的生活攤開。然而,這卻是無法避免的。因為我終於明白,自己的權力自己爭。 故事必須從二○一三年六月說起,我的女朋友阿述診斷出罹患乳癌,從此,我們的生活產生了劇烈變化。 完整文章
十三年前,心靈工坊出版了第一本小說《幸福™》: 一個生活亂七八糟卻專做心理勵志書的編輯艾德溫,某天收到一本亂七八糟的神祕書稿《山上的課程》,書的內容是把所有心理學說混雜拼湊成一本書,書稿的封面卻貼著可愛的小雛菊。 神祕的作者寫著:「……這本書將把幸福賜給每位讀者,它能助人減肥、戒煙,治療賭癮、酒癮和毒癮。它可助人內在平衡,釋放左腦的本能創意能量,找到激 完整文章
英國作家艾倫‧狄波頓在《新聞的騷動》說:「新聞雖然大致上對恐怖事件充滿興趣,在健康的相關報導上卻拒絕採取陰鬱悲觀的態度。針對科學界在紅酒、基因治療,以及吃核桃的健康效益上,所得到的最新發現,新聞持續抱持著一種近乎迷信的崇敬態度。」 完整文章
一八九五年,是王爾德創作生涯邁向巔峰,同時遭逢巨變、跌落深淵的命運之年。 《不可兒戲》、《理想丈夫》等代表作才剛於劇院完成首演,王爾德卻因與同性情人波西的戀情鋃鐺入獄,且波西此後未至監獄探訪他。 入獄近兩年時,他寫下這封史上最長的情書之一, 既是對無情人波西的指控,也是對摯愛波西最深情的傾訴。 而從極黑極黑的深淵中,王爾德充盈著悲傷與美的靈魂, 正對著百年後的我們閃耀著光芒。 完整文章
文/奧杜篤 元旦假期收假前,知名音樂人鄭宜農一篇被許多媒體解讀為出櫃的臉書貼文,引爆了網路上各方論戰。這一次的筆戰,在我看來,比單純討論「同性戀是否有罪」或者「同志能不能結婚」更有意思得多,老實說,我早被什麼什麼盟的打壞胃口,看到以上那種基本問題,已經完全想放棄溝通——我的意思是,如果我們要討論世界地理,至少要彼此都有「地球是圓的」的這種共識吧? 完整文章
文/何宛芳 「你覺得她日常生活中做什麼最浪漫? 」我問。 「打蚊子!她每天晚上是負責打蚊子的人,還會說:『對不起我開一下燈』,真的很貼心。我覺得打蚊子是一件很浪漫的事,甚至比買花買巧克力更浪漫。」小貓說。 「書上寫你們家每天都有鮮花,好好喔!」我感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