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開始讀簡稱「文教」的《文化基本教材》以來,我最怕的就是滿滿的、滿滿的X話的《孟子》。《論語》當然也有X話,且我非常respect至聖先師孔子,只要當一個教育家,誰難免要講幾句X話。好在《論語》只是記言體,篇幅短小,硬背強記就撐過去了。 完整文章
文/江鵝 在學校不能說台語,要是說了讓老師聽到,就得到教室後面罰站,我很不能理解那些男同學罰站的時候怎麼還能趁空嘻皮笑臉,明明是非常丟臉的事情,我怕極了。之前上幼稚班的時候,老師雖然說的也是國語,但是因為沒有禁止說台語的規定,我從來沒意識到原來自己有些話用台語說得比國語溜,上了小學在禁令之下,才發現話出口前如果不先咬住舌頭想一想,很容易犯規。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大約十年前,張曼娟剛滿四十歲,有本女性雜誌邀她寫專欄,提及「希望她以四十歲女性的觀點撰文」時向她道歉。「其實我並不在意,不覺得被冒犯,」張曼娟笑道,「我一向認為應該勇敢地面對年紀。我現在過五十歲了,要知道自己不再年輕,像我有些女性朋友不喜歡提及『更年期』的話題,就有一種不敢活在當下的感覺。」 完整文章
上禮拜和謝金魚對談其新書《崩壞國文》,咱倆聊起唐代幾個文人的輪班的實況,回家就看到勞動部(又名常常把人家畫布給幹走的幹畫布)發新聞稿,說因應勞工過勞、雇主違規的可能,決定透過海報和微電影來進行宣導,讓我想到古代士大夫如果穿越到我們當前的鬼島,不知對現行制度的這種七休一、加班上限的規定,會不會感到過勞,於是我冒著被譙賴神同路人的風險,稍微研究了一下漢唐的例假制度。 完整文章
縱觀台灣輿論圈,熱門議題是幾天就會更易一輪,隨著Seafood、狼師等新議題,文言與白話的紛擾看似暫時平息了,然而我始終覺得古代文獻給我們最大的價值就在於對時代議題興替秩序的掌握。也因此,若我們讀了一批生澀而無法與當代連結的文言文,那麼它難免顯得無用。但當我們從這些古典時期大數據資裡,發掘出與眼下的時代呼應的脈絡與思維時,這個資料庫就有了搜尋的意義。 完整文章
臉書上看到臉友發了一則他國小女兒的「智慧存款簿」(也就是閱讀紀錄表)照片,他提到幾個女兒填寫時的困難,最後發了一句感嘆: 我總覺得表格化的清單紀錄,不免隱藏某種「重數量不重質」的態度。 看到這則短文我忽然明白這幾年來,儘管教育部花費龐大的力氣、資源,在全國小學推動深根閱讀計畫,每年勞師動眾,但台灣的國民閱讀率卻始終每況愈下的原因了。 完整文章
上次我們談到孟子與告子之間那場、關於「人性」到底有無善惡的辯證。同段論證裡,告子還說過另一句著名的話,「食色性也」。確實,貪食好色乃人類維繫生命和繁衍後代的驅動力,而這樣的饞相或淫心即便非刻意為惡,但也與什麼仁義禮智相去甚遠。在未能觀察基因或去氧核糖核酸的年代,告子也算是敏銳掌握到人類演化學的核心。 完整文章
口述/王品集團創辦人 戴勝益整理、攝影/陳心怡 我的自慢書單: 記錄城邦出版集團首席執行長何飛鵬人生觀察的「自慢」系列再添新作,在新書上市的同時,何飛鵬邀集各界名人,列出每個人的「人生」及「管理」書單,這是這些名人人格養成的關鍵讀物,也是讀者選擇閱讀時的可靠指引。 完整文章
之前我們介紹過《中國文化基本教材》中許多老師沒教的事──像《論語》裡的假掰事蹟,或莊子惠施的嘴砲實錄。但說起諸子百家爭鳴的自由年代,最該介紹不容遺漏的應當是先秦的引戰王檢舉王《孟子》。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