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道歉總可以了吧?」聽到這句話,拳頭都硬了

你可能也曾經聽過別人說:「我都道歉了,不然你還想怎麼樣?」聽到這句話通常本來沒生氣的,也會直接氣到七竅生煙吧。因為犯錯不是不可原諒,畢竟就連機器都可能故障,人怎麼可能不犯錯。真正的問題不是「有沒有道歉」而是「有沒有同理對方的不愉快」,只是口頭上的道歉,反而是用情緒勒索的方式要求對方原諒,如果聽到這種類型的道歉,就算脾氣再好也很難直接原諒。像前面的情境中同事的道歉:「這次是不小心的,下次會更注意。」這種道歉的方式明擺著就是「錯都錯了,下次不要再錯就好,幹嘛這麼計較」的態度。別說悔意了,他根本沒有辦法理解你為什麼要生氣,當然聽到的人也很難打從心底原諒對方。

許多文化中被男性投射出來的硬漢形象,讓男性容易壓抑自己的悲傷

文/瑪格麗特・萊斯;譯/朱耘、陸蕙貽 這不是信口開河,況且要承認悲傷,可能也很痛苦,但關於悲傷的新理論(或者是老生常談)告訴我們,痛失至親是讓一個人成長的契機。在我弟弟朱利安意外過世後,我個人的悲傷歷程,讓我陷入非常陰暗的境地——哀痛、沮喪、無法工作,並開始質疑自己的婚姻,因為我惱怒我的丈夫在面對我…

不想再當職場上的抖M人,必須戒斷腦內啡

文/大嶋信頼;譯/呂盈璇 職場上「抖M人」的誕生 「以自我為中心」的思維模式會讓人越變越遲鈍、人生更輕鬆。但在工作上只要一感覺「好像少了點什麼」時,往往會做出「接下了討厭的工作」或「不小心表現過頭反而搞砸人際關係」之類反效果的事。 好不容易轉換成「以自我為中心」的思維模式,難得可以適度遲鈍過得自在一…

另一半碎唸時要當真嗎?

文/大嶋信頼;譯/呂盈璇 碎嘴模式③ 怒氣沖沖的老婆 某位太太對先生抱怨:「為什麼你就是不能好好聽我說話?」先生順口說出了:「我工作已經很累了,妳也拜託體諒我一下好嗎!」。 明知道這話一出口必定會讓兩人間的關係如轟然巨響般產生巨大鴻溝,但「道理都懂卻就是控制不了」的夫婦想必也不在少數。 太太一聽到先…

學習和貓說話,我們將打開內在的覺知

文/蘿莉.摩爾;譯/劉怡德 由光所構成的我們 貓的智慧深化我的理解 我從貓夥伴身上獲益良多,他們引導我去了解我的靈魂是一次性地投身在這個身體,透過這樣的結合來進行轉化、學習與進化。我的身體是靈魂暫時的居所,而靈魂是身體暫時的守護者。 貓讓我重新理解身體是什麼,認識我與自己身體的關係,就如同我與人類朋…

動物是我們的朋友,是我們的兄弟姊妹。

文/蘿莉.摩爾;譯/劉怡德 散發家人般偉大的愛 回憶中的動物家人們 我跟雷去一趟加州的埃爾克霍恩三角洲(Elkhorn Slough),實行整天的划艇活動,我望向海面,心中滿是回憶。整日陽光普照,在溫暖的陽光之中,覺察到動物對我的呼喚。動物們一直呼喚我,我也不斷呼應他們,在相聚時散發出偉大的愛。 許…

愛被設定在每一個細胞裡,無須傳送即已存在

文/蘿莉.摩爾;譯/劉怡德 問題與答案 與貓和鼠的對話 一隻小老鼠朝我跑來,用鼻子碰我的腿。 「你好。」我說。 「妳好,真高興妳願意聆聽,我的朋友,因為我就是知識的寶庫,儘管我在角落害怕地發抖。如果妳願意幫我的話,我會很感激,不用更多的感受,我就已經是恐懼的了。那隻貓很聰明,而我比這個小老鼠的身體更…

我不會幹買兇殺人的傻事,但如果委託人回應我的挑釁,談話就會持續下去

文╱金英夏 我合上畫冊,起身去洗澡。工作的日子,我必須清潔身體。洗完澡,清清爽爽地剃了鬍子,然後我去了圖書館。我在圖書館裡要做很多事,比如尋找委託人、搜索資料。這個工作漫長而且煩瑣,但是我必須忍耐。有時候需要一個月,有時候甚至長達半年。只要找到了委託人,我就能湊合著過個半年左右,因此我並不在意要花多…

很多人被解雇、被分手不是因為智能不夠高,是因為無法跟人好好相處。

文/蓋瑞.巧門、香凝.沃登;譯/劉如菁 社交技能跟學業技能一樣重要 That Social skills are as important as Academic skills. 許多父母相信學業成績是子女進入「美好人生」的門票,但他們不了解的是,全 A 的成績單不一定轉化為成功的人生。若是沒有健康…

【影音專訪】我想做那種「我做了之後,大家突然注意到它原來存在」的東西──專訪周慕姿

文/犁客 藉由書籍說明「心理諮商」到底在做什麼、花時間和諮商師談話究竟有什麼用處,甚至提供一些思考及觀察方式,讓讀者在日常生活當中可以察覺某些情緒問題,雖然沒去找諮商師也可以自己反思及處理⋯⋯身為心理諮商師,周慕姿這些想要經由出版達成的目的都容易理解、不難想像,但她2017年出版《情緒勒索》後,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