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蘭給美術總監的任務:絕對不能「為了好看而設計」

文/格倫.威爾登;譯/劉維人 諾蘭導演首創先例,讓影片自己說話,以情節回答下列兩個大問題: 「蝙蝠俠為什麼要當蝙蝠俠?」 「為什麼他有辦法當蝙蝠俠?」 這兩個問題牽引出許多問題。為什麼布魯斯要選擇蝙蝠裝?為什麼他要執著於伸張正義?為什麼他堅持不殺人?他那些蝙蝠裝備又是哪裡來的? 傳統上,超級英雄故事…

【讀墨推薦書:選這本正是時候!】偉人比你想像的瞎,而,你比你想像的優秀

我們對自己常常很有信心──我們深知自己心靈內裡的小奸小惡,所以相信在某些情況下,我們會因為覺得事不關己、必須遵從命令,或者得要設法保命等等理由,將那些小奸小惡理所當然地表現出來,就算傷害別人也蠻不在乎。 雖然我們對這樣的自己很有信心,但卻有許多實證顯示,在那些我們認為會催化人性當中的惡念、堂而皇之表…

道金斯、霍金與佛洛伊德攜手並行的「類神經龐克」世界──專訪伊格言與《零度分離》

文字/伊格言;筆訪/犁客 近年出版詩集、在影音平臺分析文本及電影的小說家伊格言,以《零度分離》重回小說創作領域。從「形式」上來說,本書收錄的篇章幾乎都是「訪談/對談」──無論是虛構世界裡,伊格言筆下主角在各個短篇中的訪談,或者是現實世界當中,伊格言與其他作家及評論家的對談;但細究內裡,非但短篇裡的是…

不處理小丑出身、選擇班恩,諾蘭讓蝙蝠宅粉嚇了一跳

文/格倫.威爾登;譯/劉維人 導演諾蘭和製作團隊,曾經在一開始擔心過他們把《蝙蝠俠:開戰時刻》的視覺設計搞成了無裝飾極簡的實用主義,觀眾可能不會接受。結果電影卻得到幾乎一面倒的好評,讓他們繼續朝這方向深化下去。 《蝙蝠俠:開戰時刻》裡有大量的自然景觀,例如一望無際的不毛極地或者黑暗的洞穴;而《黑暗騎…

蝙蝠俠是私刑捍衛者?那你可能誤讀了這部作品

文/格倫.威爾登;譯/劉維人 這次的導演諾蘭與編劇葛爾,卻直接表達自己將不屈不撓地守護原作的忠實性──而且並非隨便一本原作,他們遵循的還是死忠粉絲們心中評價最高的那些「嚴肅冷硬」派作品。 諾蘭的蝙蝠俠電影《蝙蝠俠:開戰時刻》第一幕情節大綱,來自歐尼爾與喬丹諾在一九八九年創作的一篇單回故事:〈墜落的人…

【一週E書】這是講述青少年歷險的故事,也是關於童年終結的故事。

文/犁客 你對歷史不見得有興趣,但很可能在不經意間接觸過和第二次世界大戰有關的書。 這些書有的是好讀也好看(但可能讀完會覺得心痛)的虛構故事,例如《偷書賊》、《穿條紋衣的男孩》(或者你也讀過牽連更遠一點的《希特勒回來了》,這已經超越心痛,到「惡搞」那邊去了),有的是戲劇張力十足的真實故事,例如被諾蘭…

一場史上最大撤退行動,扭轉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未來

文/華特.勞德 「假如你沒看過德國人,現在機會來了。」在敦克爾克低階公務員艾德蒙.貝洪的耳中,這句宣告聽起來冷靜超然得奇怪。貝洪帶著家人逃離陷入火海的城市,往南走了幾英里,在大卡佩勒(Cappelle-la-Grande)的瓦希爾農場找到庇護。隨著戰火逐漸蔓延,瓦希爾一家和他們的客人躲進馬廄,希望多…

【陳柏青之大人的廚房】一則馬鈴薯的精神分析或說諾蘭的壞話

馬鈴薯讓人小心翼翼。它三三兩兩堆在流理台旁,沾著泥,臀大腰闊,面色臘黃。外表土氣,其實內心一似少女十七八,一不注意,起了個心眼,便抽出芽來。發芽的馬鈴薯產生龍葵鹼毒素,好像心底總留點少女心氣總要人看著似,不留心都不行。可惜它終究是馬鈴薯,茄目茄科茄屬,身家清清楚楚貼著地長,離不開土,少了觀用植物長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