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阿道斯.赫胥黎;譯/吳碩禹 親愛的歐威爾先生, 謝謝你特地讓出版社寄了一本書給我。書到的時候,我自己的書正寫到一半,恰好需要大量閱讀跟查問許多參考資料。視力不好讓我得控管讀書量,所以等了好一陣子才開始讀《一九八四》。我完全同意那些書評的意見,這本書有多麼細緻、多麼重要應該不需要我再多說。 完整文章
文/陳小雀 出生於阿根廷,加入古巴大革命,遠赴剛果進行解放之戰,組織玻利維亞民族解放游擊隊,後來被捕就義,最後成為全球年輕人的流行偶像──切.格瓦拉(Che Guevara)一生精采且充滿傳奇,絕不亞於卡斯楚。 然而,是誰締造出切.格瓦拉神話?是他自己?還是卡斯楚? 本名為艾內斯托.格瓦拉.德拉賽爾納(Ernesto Guevara de la 完整文章
文/林慕蓮 「就算真的政府是錯的,那也已經過去了,大家會理解的。」──Feel 劉 Feel 劉太迫不及待地想要進六四紀念館參觀,幾乎要被手上一大堆的購物袋給絆倒。這個紀念館其實是臨時搭建在香港一所大學的一棟建築物內部。「Feel」是他的英文名字,是來自四川的英文老師取的,顧名思義是因為他的成績非常好,對英文「有感覺」。紀念館門口站著一位身穿黃色制服的志工,Feel 完整文章
文/藍弋丰 要說到革命「先烈」,當然不能不從孫文的革命活動談起,雖然孫文的革命成果值得商榷,不過以時間上來說,他的確是「革命的先行者」,是清末最早一批革命的人,這倒是無庸置疑。 孫文革命的過程中,經常公私帳不分,遭人指控侵吞公款4,這也就算了,最起碼他拿進口袋的錢倒是真的都掏出來做「建國基金」,投入革命活動中花掉了,但最令人髮指的一點,是孫文的辦事無能害死了非常多知識份子。 完整文章
文/史比野塔 詩人鴻鴻的上一本詩集《暴民之歌》後記是這樣寫的:寫詩之於我,不是在創造什麼精緻的文化,而是在實踐「文化干擾」。事實上穿梭劇場、出版與策展的他,皆是貫徹此一信念而為之。比方這次替華文朗讀節所策劃的「詩歌之夜」,便是希望能重新詮釋六零年代的台灣經典文學作品,開啓與現代對話的可能。 跨時代的對話 完整文章
文/杜祖業 幾週前人在巴黎,信步在左岸街頭閒逛時,忽然收到朋友的簡訊,「可以幫我買本1968年、5月革命相關的書嗎?」這麼沒頭沒腦的請託是認真的嗎?我發了則訊息問我當地文青朋友,「5月革命喔,這可是今年最熱門的議題啊,好多出版社都有出版專書專刊,你去書報攤問老闆,這種東西可能不會直接擺在檯面上賣。」 經過Le Bon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