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杜祖業 幾週前人在巴黎,信步在左岸街頭閒逛時,忽然收到朋友的簡訊,「可以幫我買本1968年、5月革命相關的書嗎?」這麼沒頭沒腦的請託是認真的嗎?我發了則訊息問我當地文青朋友,「5月革命喔,這可是今年最熱門的議題啊,好多出版社都有出版專書專刊,你去書報攤問老闆,這種東西可能不會直接擺在檯面上賣。」 經過Le Bon 完整文章
文╱克里斯穹‧葛塔魯 早餐,既熟悉又陌生的一餐,我們每天與它相見,有時疾如旋風,有時躺在床上一派慵懶閒適,最常的還是坐在自家餐桌前,偶爾也在飯店的自助吧台邊。它一派簡樸,不拿過多的花樣煩你,大體每個早晨它的樣貌都差不多。走進飯店,不同於午餐和晚餐這兩者,它沒有菜單。或許正是因為它的一貫性和平淡無奇,所以無法激起人們對它的好奇心。 完整文章
質言之,每個時代的氣韻不同,特色不同,步調不同,而它所要面對的問題也隨之不同!在二十一世紀,這個網路盛行,AI崛起,文化全球化的時代,在這個人與人之間、國與國之間、民族與民族之間,文化與文化之間,到處充滿著衝突與危機的時代,哈伯瑪斯的哲學,他的特殊的現代理性思維,可說是提供了當代人類一種難得之可運用,可消解人類危機的可能性方法與途徑。 完整文章
文╱張育軒,自由撰稿人,長期關注中東 當士兵對著和平抗議、唱歌、跳舞的示威群眾開槍時,2011年爆發的阿拉伯之春就逐漸變了調。幾個月後,象徵著這場變革的,不再是揮舞旗幟的平民百姓,而是手持步槍的聖戰士。從突尼西亞延燒到利比亞、埃及再到幾乎整個阿拉伯世界的「阿拉伯之春」,除了最初的突尼西亞成功擺脫數十年的專制統治,轉型成為民主政體以外,其他不是陷入內戰,就是退回原本的專制。 完整文章
他是小鎮最好的理髮師,多年來為客人理髮、刮鬍子,不曾失手讓顧客淌一滴血。 但這一天,他內心掙扎,要不要對客人下手?只要刮鬍子時輕輕一刀,就可以割破他的咽喉。 客人是一名上尉,來到小鎮,討伐據守當地的反抗軍。這天,上尉深入叢林,逮捕了十四人。俘虜將在當晚六點,於學校操場公開處死。 行刑時間還沒到,上尉先到理髮店刮鬍子。 完整文章
文/鴻鴻 我現在沒有地址了我要去街角戰鬥那從未被雪覆蓋的街道現在給履帶的壓痕佔領了我只有一枝曾經想給你,而已枯萎的花兒背在背後我要去街角戰鬥 我現在沒有地址了每一個白晝都是夜晚每一個夜晚都是遠方我會在超商的倉庫、劇院的樂池、報紙的分類廣告裡書寫戰帖或情報,袖口沾滿熟睡的口水和螞蟻 完整文章
文/黃錦樹 鄉愿,重男輕女,血緣和地緣關係仍主宰著社會關係,逢事關說(從小孩唸書,到立委的官司)。男女分手時把女友亂刀捅死,幾乎每週都會發生。頻繁的程度一如詐騙,幾乎可說是台灣特色了。一如台式民主,台式交通習慣,台式法院,台式過街老鼠總統。 完整文章
接續上文►►►完整的真相!才是否定與反思的唯一前提──專訪《迷冬》作者胡雲發(上) 要在1957年,你就是個右派! Q:故事中的主角多多,被他的母親說:「你和這個時代太格格不入了。」就某個程度而言,多多與您有許多相似之處,可否請您分享「發掘自己格格不入」的過程?而又是從什麼時期,您關注到這個現象?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