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愛麗絲 「就讓詩為現實通電,看現實為詩點燈。」台北詩歌節策展人之一楊佳嫻,身著一襲桃紅色禮服,替台北詩歌節開幕詩演出《說吧,香港》揭開序幕。舞台中央的表演者,刷響吉他和弦,用也斯改編自香港童謠的詩作《執個橙》做為引子,以粵語娓娓唱和詩人廖偉棠寫下的香港歷史。 完整文章
文/傘下的人 我帶住佢喺身上,希望自己去到邊都會一直記得自己嘅身份。唔好輕易忘記因為抗爭付出咗好多,唔好只係諗住盡快成為台灣人,我唔想忘記自己係香港人。 「那天,我是一個剛剛加入勇武抗爭的新手。」Peter在二〇二〇年,談起二〇一九年七月一日,好像只是昨天的事,卻又彷如隔世。可是如今的他只能在彼岸臺灣追憶往事。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許多年前,俺坐在編輯的辦公室裡,等著聽總編輯的意見,那時她已經讀了《舌行家族》開頭大約一萬字左右的稿子及整本大綱,正要決定這故事是照俺原先計劃的繼續往下寫,還是要怎麼修改。 總編輯覺得稿子和大綱都沒啥問題,俺心下竊喜,然後總編輯說:不過你這故事好黑暗,裡頭一點希望也沒有,要不要加點什麼啊?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坦白說,雨傘運動後期沒什麼可做的,只是每天都待在佔領區裡,你也知道終有一天是會被清場的。當時我們幾個大學同學去吃鍋,覺得記錄每天發生的事情挺好,也滿幸運找到出版社幫忙,」自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畢業的阿木,曾當過一年記者,從自己與朋友的人脈裡,招攬幾位志同道合的媒體工作者組成「傘下的人」,自2014年雨傘運動開始,年年寫下屬於香港的故事並出版成冊。 完整文章
文/陳浩基、譚劍、莫理斯、黑貓C、望日、冒業 除了莫理斯之外,各位是第二次合作,相對於上一次,這次有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或想法?莫理斯又對這次合作有什麼感想呢? 陳浩基:覺得陰風陣陣,鬼影幢幢。(這是宣傳) 譚劍:和去年一樣,我為自己居然交到稿而高興。 莫理斯:當然是感到十分高興和榮幸! 黑貓C:這次不是我超出字數了,嘿嘿。 完整文章
有些作者每回出版新作,都能讀出更強烈的企圖及不同技巧的明顯進步。例如這一位。 有些作者每回創作都會試試跨出自己熟悉的領域,可能是結合更多自己有興趣的題材,可能是前往不同的類型探險。例如這一位。 有些作者每回都會想想,能否藉由不同表現形式,讓自己的故事接觸到更多不同的讀者。例如這一位。 完整文章
文/楊瀅靜 星空的由來 失去一隻眼睛會有更多雙幫助你洞悉前路這是星空的由來 群聚在小空間裡的黑暗鼎沸他們外洩他們傾倒微微的光明之後有一些人醒來更多人醒來螢火匯聚成營火 在維艱的路上舉步互相告知小心翹翹板上一邊是空掉的龐大建築一邊是洶湧無所的人潮 那支點不是暴力是一種鬱鬱的抒情血和肉雖然容易耗損卻前仆後繼像柔軟的浪打在那麼硬的礁石上仍有後浪不斷的撲打而上 完整文章
如果謊言是能讓你逃離的唯一機會,那麼謊言有多荒謬就不重要了; 如果真相是你永遠無法逃離,那麼真相有多明顯也不重要了。 ──《高爾基公園》 近幾個星期,與友人不論見面閒聊或是網路傳訊,話題總不時觸及甫公布施行的「港版國安法」。在信息曝光的隔天,我便分別問候了幾位時常聯繫的香港作家友人,看他們是否安好、有沒有需要幫忙之處,得到的回覆尚令人放心,彼此也藉機相互打氣振作一番。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