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白天一直看稿,晚上回家就不大想再看同性質的書,結果最近最常看的是Netflix彩色修復的紀錄片《二戰大事記》;」張惠菁道,「我先前對戰爭史比較沒有特別興趣,現在看紀錄片,發現其實很有趣。人在哪些時候居然做出哪些決定,相當不可思議,就像二戰時希特勒決定攻打勒寧格勒,純粹只是因為要利用城市的名字打擊列寧,沒有實際的戰略考量,但居然沒人反對他。」 完整文章
文/吳介民(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副研究員) 2019 年 10 月 1 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香港街景卻宛若戒嚴:禁止港人遊行,關閉地鐵站,馬路設崗哨安檢,大型商場停止營業,大批鎮暴警察部署守衛在西環中聯辦,但民眾仍無懼上街抗議,警察開槍重傷一個 18 歲的中學生。這一天,反送中運動讓中國國慶,成為不名譽的耀武揚威的秀場,讓這天變成了舉世震驚的香港國殤日。(此時,10 月 1 完整文章
文/張鐵志 二〇二〇年八月十日,二十三歲的香港民主運動者周庭被警察從家中逮捕,理由是涉嫌違反不久前通過的港版國安法,當天包括黎智英在內有十人被捕。 憤怒的我在臉書上貼了一張照片,是二〇一三年一月香港《號外》雜誌的封面,封面上有十七歲的周庭。 完整文章
文/沈眠 一年一度、詩壇盛事的臺北詩歌節,2020年的主題為「所以我們發光」,準備了各式精彩詩歌活動與展演,以及題目多元的詩講座。10月9日晚間於思劇場,以「花摸過我,詩走成畫」為題,兩位出身美術體系的詩人馬尼尼為、潘家欣進行對談,由詩人林蔚昀主持並參與座談,針對詩歌與藝術世界的現實性,以及遊走於母親、創作者身份之間,三位詩人真切分享自身的觀察與體會。 創作是對應生命有缺口或疑問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就讓詩為現實通電,看現實為詩點燈。」台北詩歌節策展人之一楊佳嫻,身著一襲桃紅色禮服,替台北詩歌節開幕詩演出《說吧,香港》揭開序幕。舞台中央的表演者,刷響吉他和弦,用也斯改編自香港童謠的詩作《執個橙》做為引子,以粵語娓娓唱和詩人廖偉棠寫下的香港歷史。 完整文章
文/傘下的人 我帶住佢喺身上,希望自己去到邊都會一直記得自己嘅身份。唔好輕易忘記因為抗爭付出咗好多,唔好只係諗住盡快成為台灣人,我唔想忘記自己係香港人。 「那天,我是一個剛剛加入勇武抗爭的新手。」Peter在二〇二〇年,談起二〇一九年七月一日,好像只是昨天的事,卻又彷如隔世。可是如今的他只能在彼岸臺灣追憶往事。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許多年前,俺坐在編輯的辦公室裡,等著聽總編輯的意見,那時她已經讀了《舌行家族》開頭大約一萬字左右的稿子及整本大綱,正要決定這故事是照俺原先計劃的繼續往下寫,還是要怎麼修改。 總編輯覺得稿子和大綱都沒啥問題,俺心下竊喜,然後總編輯說:不過你這故事好黑暗,裡頭一點希望也沒有,要不要加點什麼啊?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坦白說,雨傘運動後期沒什麼可做的,只是每天都待在佔領區裡,你也知道終有一天是會被清場的。當時我們幾個大學同學去吃鍋,覺得記錄每天發生的事情挺好,也滿幸運找到出版社幫忙,」自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畢業的阿木,曾當過一年記者,從自己與朋友的人脈裡,招攬幾位志同道合的媒體工作者組成「傘下的人」,自2014年雨傘運動開始,年年寫下屬於香港的故事並出版成冊。 完整文章
文/陳浩基、譚劍、莫理斯、黑貓C、望日、冒業 除了莫理斯之外,各位是第二次合作,相對於上一次,這次有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或想法?莫理斯又對這次合作有什麼感想呢? 陳浩基:覺得陰風陣陣,鬼影幢幢。(這是宣傳) 譚劍:和去年一樣,我為自己居然交到稿而高興。 莫理斯:當然是感到十分高興和榮幸! 黑貓C:這次不是我超出字數了,嘿嘿。 完整文章
有些作者每回出版新作,都能讀出更強烈的企圖及不同技巧的明顯進步。例如這一位。 有些作者每回創作都會試試跨出自己熟悉的領域,可能是結合更多自己有興趣的題材,可能是前往不同的類型探險。例如這一位。 有些作者每回都會想想,能否藉由不同表現形式,讓自己的故事接觸到更多不同的讀者。例如這一位。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