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劉芷妤 在2018年第六屆出版經紀與版權人才研習營正式開始前,11月7日晚間,版權營先邀請了台灣與德國在推理犯罪小說這塊領域分別深耕許久並已有耀眼成績的資深編輯:暱稱為勇哥,並已簽下多部亞洲作品的德國Arche/Atrium集團出版總監提姆.容格(Tim Jung) 完整文章
世人對作家的刻板印象,除了熬夜、浪漫、具備戀愛體質、不善理財等等,另外便是作家擁有藏書萬卷的書房,一個寬大的書桌。 書房、書桌,何者重要?依據日本學者西山昭彥的論點,書桌比書房更重要。他在《勉強桌,造就千萬年收》一書中說:「嚴格說來,客廳與書房本來就該有所區分,不過,就算是單一房間,只要擺上一張專用書桌,這裡就是書房,一個得以不受他人與其他事物干擾的空間。」 完整文章
文/犁客 說實在話,金庸過世後最早在社群平台上懷念金庸的讀者,有很大的比例,是觀眾。 並不是說他們只看改編自金庸的影視沒讀原著──在二十世紀的八零年代,香港影視產業篷勃發展的時期,金庸的作品是電影與電視劇的熱門改編目標,正在創造「經濟奇蹟」的台灣也拍過一些,不過更直接的是把香港的影視作品配音之後,在台灣播放。 完整文章
文/Certain原載於【分享書】,經作者同意轉載 出乎意料的,雖然這部小說的主題是網絡欺凌、自殺事件等等,但整篇讀上來卻沒有很沉重或悲傷感,反而讀著讀著,就是覺得很流暢很舒服的感覺(是到最後真相大白有那麼一點點煽情喇)。曾讀到作者的訪問說想寫對大眾沒有門檻、可以讓他們享受的一本書,我覺得這本小說是做到了。 完整文章
文/陳浩基 1 駱督察一直很討厭醫院的氣味。 就是那股飄散在空氣中、嗆鼻的消毒藥水的氣味。駱督察不是在醫院有什麼不快的回憶,只是,這空氣往往令他聯想到氣味相似的停屍間。就算當了二十七年警察,見過無數屍體,他依然無法習慣這種氣味──試問除了對屍體有特殊癖好的變態外,誰會在面對死人時感到愉快? 完整文章
※原載於【法律白話文】網站 大家是不是常常在買來的書後面看到「版權所有,翻印必究。」這句話呢? 但你們知道嗎?台灣的法律中並沒有保護版權這種權利喔! 蝦米~怎麼可能?!難道這句話是騙人的嗎? 免緊張~其實這句話中提到的版權指的是「著作權」這種權利,而揪竟著作權又是什麼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