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夕 何韻詩在台灣被潑漆那天那一刻,其實我也是站在人群中的一顆微塵。 根據阿詩現在勤於修讀的《金剛經》所開示,我們這些在三千大千世界中切割到小無可小的「善男子善女人」,眾多微塵為了因緣和合而聚,謂之微塵眾。這因緣就是在這五濁惡世中,眾微塵站起來,為支持公義,對抗邪惡而聚合。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對於『公共知識分子』這詞,我也覺得很困惑。」伊恩.布魯瑪笑著說。 擁有藝術學位、當過劇場演員、寫藝術評論(包括劇場、電影、各類書籍及各種音樂)也寫政治觀察、擔任知名雜誌編輯、出版多本著作、精通六國語言⋯⋯布魯瑪具有許多不同專長、不同身分,因為大學時選讀中國文學,他甚至能讀、能講中文。 完整文章
文/吳心橋、劉亦修;圖/Nic 徐世賢 曾幾何時,吃火鍋只屬冬季做的事,是冬季的重點消遣節目。那些年,多少人曾因為想吃火鍋,心裡密切期待冬天的來臨。今時今日,在科技先進的消費社會,吃火鍋基本上已不用分季節了。不論是在臺灣還是香港,我們除了可在家裡弄火鍋外,一般也不難在城市裡找到火鍋專門店。常聽說,越容易得到的東西人就越不會珍惜。若是真的,吃火鍋可能算是罕有的例外。 完整文章
文/ 阿潑 第一次由香港進廣東時,我選擇搭乘巴士入境,這是因為我對「邊界」著迷,也對跨越「一國兩制」分隔線感到好奇──這兩地分明是同個國家,卻有邊防界線。 開往「內地」的巴士站,就在機場旁,車站非常簡單,只是一層水泥間,外頭立著幾根通往南方城市的指示牌。十多名乘客百無聊賴地等著站務人員的乘車呼喚,沒有人像我這般緊張。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