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許雯捷 Robert Banks,你也可以叫他「Banksy」,始終沒被揭露出真實身分,沒有人知道 Banksy 是矮是胖?怎樣膚色?歲數為何?而他的階級形象,就像是個在地酒吧裡的熟人,以作品為小市民發聲,充滿了黑色幽默以及反社會元素,如龐克世代再起,他的大受歡迎反映了英國民眾對社會現況與政府的不滿。 機動、游擊、反體制 英國著名街頭藝術家 Ben Eine 完整文章
文/徐玫怡 最初下載實驗教育申請書的時候有點傻眼,原來想要自學的話,要寫的東西好多! 除了說明學童為何自學,還要交出師資證明,並附上有計畫的課程內容,甚至要提出每週進度、能力指標……我一看到公文型式的表格就自動變傻──天啊這要怎麼填寫呢? 完整文章
文/徐玫怡 好幾年前,就有朋友在我臉書留言板上提過:你為何不讓小福去上華德福學校或是其他體制外的學校?也有人舉好多自學生的例子告訴我,要不要就讓你兒子自學? 記得我回覆:「不要,我就是要在體制內待著,至少打一仗再說。」 打仗?其實我對人一直都非常和藹客氣,雖然私底下和朋友聊天或寫作時意見非常鮮明,但在衝突點上,我通常是退讓和溫弱的人。 完整文章
我才任教幾年,就學會了一個老師愛用常用的詞,叫「教學現場」。每次聽到誰唸著這個詞,腦海中一瞬浮現電影《鋼鐵英雄》或《搶救雷恩大兵》那種:一整個排的士兵被派到戰場前線,後面一群沒有參與大登陸大行動的長官們在戰情密室裡,對著佈陣圖東指西點,然後給出大戰略大思維,組成審查小組,訂定出能力指標。 最後就是一幕悲劇的景象,硝煙迷霧,一整個縱隊列躺在血泊裡,斷肢殘臂,匍匐求生。 完整文章
文/葛羅莉雅.歐里吉 有個重要概念可解釋人生為何往往爛透了,或對低品質的回報有怪異的偏愛,那就是「擺爛學」(kakonomics)。 根據標準的賽局理論,無論人們交易的目標是什麼(想法、服務、貨物),每個人都想從別人身上得到高品質的成果。把所交易貨物的品質水準制式化,結果只有兩種,不是高品質,就是低品質。 完整文章
文/劉揚銘 文學家林語堂有一句名言:「演講要像女孩的裙子,愈短愈好。」當年他的一句話,讓北一女儀隊的制服從長褲變成短裙(這段歷史可參考本書《高校制服戀物論》第264頁),大概也是個制服控吧。林語堂說這句話的四十多年後,2014年9月行政院發布了一則新聞稿,為了消除對女性的歧視,將修法取消公部門「裙裝制服」的規定。 完整文章
文/劉若凡 上學這件事,對小時候的我不只一點都不簡單,還很遙遠。二十年過後,雖然我已不用大費周章跟旁人解釋那一連串好奇的問題:為什麼我上課十天放假四天?為什麼我不在臺中學區就學,偏偏跑到遙遠的卓蘭住校?為什麼我明明在讀書卻沒有學籍?然而儘管毋須再解釋,這些疑惑卻是我重返全人中學的原因。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