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安妮特.拉蘿;譯/林佑柔 晚春下午,蓋瑞・塔林格在自家後院的游泳池玩水。他是白人,今年小學四年級,住在市郊一棟有四間臥室的房子。一如多數傍晚,他快速打發晚餐,父親開車送他去參加足球訓練。這只是他參與的眾多活動之一,他弟弟在另一個球場參加棒球比賽。傍晚時分,他們的父母通常能放鬆心情,小酌一杯,但今天不是啜飲紅酒的日子,塔林格夫婦急忙換下工作服裝,要孩子們準備去球隊訓練。 完整文章
文/陳思賢 臺大政治學系教授 福山近年寫了上下兩卷關於政治秩序的巨著,上卷《政治秩序的起源》中譯本已由時報文化出版公司在去年推出,現在下卷也已譯出(編注:兩卷分別於二○一四年、二○一五年出版,二○二○年新版)。其實福山所謂的政治秩序即是具良好政治建制與良好治理之意,也可說就是他心目中的理想國,而這樣的理想國,就可以現代歐美的自由民主制(liberal 完整文章
文/許雯捷 Robert Banks,你也可以叫他「Banksy」,始終沒被揭露出真實身分,沒有人知道 Banksy 是矮是胖?怎樣膚色?歲數為何?而他的階級形象,就像是個在地酒吧裡的熟人,以作品為小市民發聲,充滿了黑色幽默以及反社會元素,如龐克世代再起,他的大受歡迎反映了英國民眾對社會現況與政府的不滿。 機動、游擊、反體制 英國著名街頭藝術家 Ben Eine 完整文章
文/徐玫怡 最初下載實驗教育申請書的時候有點傻眼,原來想要自學的話,要寫的東西好多! 除了說明學童為何自學,還要交出師資證明,並附上有計畫的課程內容,甚至要提出每週進度、能力指標……我一看到公文型式的表格就自動變傻──天啊這要怎麼填寫呢? 完整文章
文/徐玫怡 好幾年前,就有朋友在我臉書留言板上提過:你為何不讓小福去上華德福學校或是其他體制外的學校?也有人舉好多自學生的例子告訴我,要不要就讓你兒子自學? 記得我回覆:「不要,我就是要在體制內待著,至少打一仗再說。」 打仗?其實我對人一直都非常和藹客氣,雖然私底下和朋友聊天或寫作時意見非常鮮明,但在衝突點上,我通常是退讓和溫弱的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