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馬欣 人家都說卡通中,聰明的寵物,都有個魯蛇主人,其實不是,我的確是全天下最聰明的狗沒錯,但查理.布朗是最有智慧的主人,聰明者是像我,對於人生是對空氣舞劍、叫囂著「討厭的事情不要過來」的弱者。而智慧者則是背著他的悲劇預感當行囊,相信未知而能走下去的人。但願我是你啊,查理.布朗,無用之用的代表,卻是每個人到後來,都必須相信的那個自己。 完整文章
先說這篇純屬介紹,理性勿戰。鄉民以前喜歡以魯蛇、本魯或蛇蛇自稱,現在眼界遂廣、境界更高,無論自介自表,反串酸人,起手式就是「本肥宅」。認真說起來體重或許與飲食、生活習慣以及家族遺傳和自我健康管理有關,嘲笑人家的體重難免有涉歧視,可不是一現代社會得以容受的行為。 完整文章
我偶爾與其他大學教「歷代詩選」這門課的同行聚餐,談這課的綱目分配比重,選讀與習作的細節。古典時期說「文必秦漢,詩必盛唐」,即便此課名曰「歷代」,但大部分課程重心仍然在唐詩,而唐詩中不免又以杜甫最重要。我讀大學時這門課的教授甚至在課堂說:杜甫以前的詩都在為其準備,而杜甫以後的詩都又受其影響。足見老杜詩的承先啟後。 完整文章
文/劉維人 不同時代背景下,閱聽眾的喜好經常天差地遠。許多改編作品在遇到時代相隔較遠的經典名作時,就會因應不同背景下閱聽眾的文化,改變原作的情節或形式。這種作法當然會遭受原作鐵桿粉絲的批評,但卻能夠更有效地將已經被書海淹沒的舊日經典,重新傳達給當代的廣大觀眾們。 完整文章
作為詩、詞、文、書法諸成就賅備的大學士,後代對蘇軾的評價甚高。不過我的詞選課並沒有花太多篇幅講東坡詞。文學史談一個體類發展,多半從所謂的「本色」與「別格」區辨,東坡創造出詞的豪放一體,怎麼看都只能算是本色之外的異調。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