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作家葉真中顯的小說《Blue》,書名取自主角「青」的名字發音,內容則如同許多以主角來命名的作品一樣,基本上可以被視為一則虛構傳記。但特別之處在於,這則傳記的真正主角並非是人,而是一整個平成時代。 完整文章
《我所預感的悲傷未來》(いつかの岸辺に跳ねていく)是一本相當出色的小說,既具有作者加納朋子一貫的溫柔氣息,卻又在人性描繪上走得比過往更遠,讓光明與黑暗的兩極於書中有更為明確的對比,既以毫無動機可言的惡意讓人怵目驚心,卻也透過情感充沛的善意與愛,使人生中的美好、遺憾、無奈及溫暖,照樣在字裡行間中熠熠生輝。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許多年前,俺坐在編輯的辦公室裡,等著聽總編輯的意見,那時她已經讀了《舌行家族》開頭大約一萬字左右的稿子及整本大綱,正要決定這故事是照俺原先計劃的繼續往下寫,還是要怎麼修改。 總編輯覺得稿子和大綱都沒啥問題,俺心下竊喜,然後總編輯說:不過你這故事好黑暗,裡頭一點希望也沒有,要不要加點什麼啊?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對我這樣一個非常晚到的(年老的)奇幻文學讀者而言,這句尼爾.蓋曼用在短篇小說集《煙與鏡》卷頭語的文字——「然而有怪獸的地方就有奇蹟」,不啻是再適當不過的感想了。 與勒瑰恩極度不同的男性觀點,充斥著大量的雄性力量,在暗黑處、情色處、暴力處,令人有遭到巨礮轟擊的震撼,神奇的是,其中卻又隱含著某種揮之不去的絕望與憂傷。 完整文章
文/雙寶娘(譚惋瑩) 當我還是孩子時,一天到晚聽到身邊的大人對我說:「我吃過的鹽比你吃過的飯還多。」「我走過的橋比你走過的路還長。」「薑還是老的辣。」大人不斷地將自己的思想和行為模式灌輸給孩子,要求孩子永遠走在他們認定「正確」的道路上,但很多時候,成人的規則在孩子的世界往往無用武之地,只是大人不想承認而已。 孩子的世界:交換東西是交朋友最快的方法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三十一年前,1987年,日本漫畫刊物《週刊少年Jump》連載了一部新漫畫。 創作這部新作品的漫畫家,先前是另一位前輩漫畫家原哲夫的助手,而原哲夫最有名的作品之一,就是揉合以暴制暴、傳奇武術、熱血戰鬥和末世風景,從家族麻煩一路搞到拯救世界最後又繞回來解決家族麻煩的《北斗之拳》。 完整文章
文/法蘭西絲卡‧吉諾 二○○八年夏天,我從匹茲堡搬到了教堂丘,因為我在北卡羅萊納大學的商學院要開始一份新的教職。雖然要離開卡內基美隆大學和那裡的同事很不容易,但我也非常期待搬進新家結交新朋友。早在那幾個月前,我和先生就已經在當地買了一間舒適的房子,地點離鬧區不遠,但是社區的環境很清幽、很多樹。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