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我們並不偉大──關於柘植義春的作品

文/臥斧 很多人為了「消遣」而讀漫畫。 事實上,影視、小說等等以承載故事為主的表現形式,閱聽者當中也有不小比例把這些視為消遣。將這些創作視為消遣沒什麼不好,有一定數量的閱聽者接觸創作,是產業賴以成形的基礎;但換個角度講,有些創作除了消遣之外,還能提供更多,例如體驗不同人生或思索各種主題,即使是相當商…

【經典也青春】消失與殘穢——馬欣談宮本輝的《幻之光》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再次,大大恭喜馬欣七月即將出版《邊緣人手記:寫給在喧囂中仍孤獨的我們》,期待! 我曾經舉手想翻譯喜愛作家的作品,例如松本清張的《半生記》、井上靖的《天平之甍》,而那十數年中有時間和餘力伏案完成的唯有宮本輝的《幻之光》及《月光之東》 2004年讀到《錦繡》…

【Waiting:上山頭,拚書影】用一部犯罪小說反應整個時代,同時映照出我們的心

日本作家葉真中顯的小說《Blue》,書名取自主角「青」的名字發音,內容則如同許多以主角來命名的作品一樣,基本上可以被視為一則虛構傳記。但特別之處在於,這則傳記的真正主角並非是人,而是一整個平成時代。 生於平成開始的第一天,並於最後一日死去的青,在《Blue》中直接成為了平成時代的象徵。葉真中顯透過以…

【Waiting:上山頭,拚書影】用黑暗,讓光顯得更亮更暖

《我所預感的悲傷未來》(いつかの岸辺に跳ねていく)是一本相當出色的小說,既具有作者加納朋子一貫的溫柔氣息,卻又在人性描繪上走得比過往更遠,讓光明與黑暗的兩極於書中有更為明確的對比,既以毫無動機可言的惡意讓人怵目驚心,卻也透過情感充沛的善意與愛,使人生中的美好、遺憾、無奈及溫暖,照樣在字裡行間中熠熠生…

好歹有一點點什麼,可以沒那麼爛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許多年前,俺坐在編輯的辦公室裡,等著聽總編輯的意見,那時她已經讀了《舌行家族》開頭大約一萬字左右的稿子及整本大綱,正要決定這故事是照俺原先計劃的繼續往下寫,還是要怎麼修改。 總編輯覺得稿子和大綱都沒啥問題,俺心下竊喜,然後總編輯說:不過你這故事好黑…

我們傾向認為「犯罪者內心黑暗」,結果可能出乎意料

文/寮美千子;譯/黃瀞瑤 在接觸到他們之前,我對受刑人一無所知。因為他們成長的世界,和我一路走來見到的世界相去甚遠。從前的我一定無法想像,竟然真的有不知道童謠〈大象〉和「作業」的孩子。我多年來都只取浮在斷層化社會最上層的清水飲用,過著不經世事的生活。只有在報紙的報導或電視新聞上才能看到他們。從不知他…

【經典也青春】然而有怪獸的地方就有奇蹟 ——鄭宇庭談尼爾.蓋曼的《煙與鏡》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對我這樣一個非常晚到的(年老的)奇幻文學讀者而言,這句尼爾.蓋曼用在短篇小說集《煙與鏡》卷頭語的文字——「然而有怪獸的地方就有奇蹟」,不啻是再適當不過的感想了。 與勒瑰恩極度不同的男性觀點,充斥著大量的雄性力量,在暗黑處、情色處、暴力處,令人有遭到巨礮轟…

成人的規則在孩子的世界往往無用武之地

文/雙寶娘(譚惋瑩) 當我還是孩子時,一天到晚聽到身邊的大人對我說:「我吃過的鹽比你吃過的飯還多。」「我走過的橋比你走過的路還長。」「薑還是老的辣。」大人不斷地將自己的思想和行為模式灌輸給孩子,要求孩子永遠走在他們認定「正確」的道路上,但很多時候,成人的規則在孩子的世界往往無用武之地,只是大人不想承…

顧城的詩殺死了我無數次,也拯救了我無數次

文/任明信 01. 曾看過一部紀錄片,拍的是藏傳佛教尋找轉世靈童的故事。 在尊者袞卻格西逝世之後,弟子梭巴隨身帶著尊者生前使用的念珠,在各個村落尋覓男童,遇到孩子就問他們:你認得它嗎? 大多數的孩子不明所以,不是搖搖頭,就是把念珠抓來把玩之後便還給他。如此行走一年,直到遇見一歲半的巔律沃度。他甫看到…

【一週E書】漫畫家筆下的漫畫家走進羅浮宮尋找一幅黑暗作品

文/犁客 三十一年前,1987年,日本漫畫刊物《週刊少年Jump》連載了一部新漫畫。 創作這部新作品的漫畫家,先前是另一位前輩漫畫家原哲夫的助手,而原哲夫最有名的作品之一,就是揉合以暴制暴、傳奇武術、熱血戰鬥和末世風景,從家族麻煩一路搞到拯救世界最後又繞回來解決家族麻煩的《北斗之拳》。 這個推出新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