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栢青 夏天的某一日,巨大外星人母船漂浮大氣層之上,持續朝地球傳送電波。那訊號持續而緩慢,訊息如此明確,像青春期睜眼躺在床上的黎明,窗外是高樓群邊緣慢慢亮起的光,再怎樣翻身,你知道再睡下去也是要起來的。一切終將到來。 地球要毀滅了。完整文章
文/張耀升 「十五年前,2001年9月,納莉颱風淹沒台北的那個夏天,我爸回來過。」小朱欲言又止,他口中的父親早在他小時候過世,他幾乎沒有與父親相處過。 你怎麼知道那是你父親,而不是別的鬼魂? 我就是知道。 小朱低下頭,直到窗外雨聲漸盛,幾個落雷忽遠忽近在城市上空盤旋,小朱才縮緊肩膀,說:「那是我的秘密。」完整文章
文/伊格言 小編碎碎念:不,我不愛你,更沒打算和你結婚。是我對不起你⋯⋯我做了壞事,做得太過份了,老實說⋯⋯因為你的身材⋯⋯實在是太好了。 西元 2001 年(平成13年)7 月 10 日傍晚四時,川尻松子之屍體於東京都足立區荒川河畔被發現,得年五十三歲;經勘驗後,確認為他殺無誤。負責善後事宜的家屬代表為其二十歲姪兒阿笙。然而於川尻松子生前, 完整文章
文/陳栢青 站在櫥窗前我便覺得安心。 電影《第凡內早餐》開始,永遠的赫本站在第凡內櫥窗前,小鹿一樣纖長的脖頸上有大顆粒項鍊倒影。之後的故事會隨著第五大道上增多的車流逐漸加速,可櫥窗前這一幕就是電影的一切,那倒影比什麼都真,女孩意志的硬度超過鑽石,存在薄不過玻璃,從櫥窗鏡面到陳列物不過三十公分的距離便足以展示宇宙間所有可能,而一切終究都不可能。完整文章
文/伊格言 小編碎碎念:廢文組吧!放棄中文系、外文系、社會系、經濟系和心理系吧!(咦,等等,經濟系算文組嗎?那心理系呢?寶傑,你說說看!)伊格言說,其實你連該戰什麼都不知道! 戰文組。又豈止戰而已?此為世界性問題,都戰到要廢文組了不是嗎?(請參閱〈日本高教大轉型…犧牲人文學科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