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格外留意散文作品裡,提到的父與母,以及親子關係。有的父母慈、子女孝,譜出一曲甜蜜的家庭,儘管讀起來不免有縹緲飄浮之感,仍為人間有這麼好的家庭相處模式而欣悅。有的關係不睦,或疏離,或怨懟,讀來驚心動魄,糾結難解,它們寫出我部分心結,不為外人道也的隱隱心事。李煒《4444》、廖玉蕙《後來》等作,因此於我心有戚戚焉。楊佳嫻的散文,也屬此類。 完整文章
文/龐文真 五月中旬與作家伊格言、張耀升、陳栢青到馬新推廣閱讀及其各自著作。我們的第一站是馬來西亞加影(Kajang)的華文學校新紀元學院。學生們在作家講演時,反應相當活潑,也有犀利提問。講演結束,中文系教授拉我一旁聊天,感嘆馬來華文閱讀式微,買華文書不容易且不便宜,同時還質問,為何要讀台灣華文? 完整文章
文、攝影/陳松筠 武吉巴梳街位於新加坡中國城的外圍,短短一條街上座落著許多歷史悠久的宗室會館,現在也新開了多家精緻餐廳與個性小店,其中還包括了名廚江振誠的法式餐廳 ANDRÉ;2014 年這條街上又新添了書香,舊址租約到期後,草根書室就在這條古色古香的小街上,重新開幕。 完整文章
文/賀淑瑋 教書三十年,我碰過形形色色的學生,朱宥勳是極其特殊的一位。他的標準上課配備:筆記型電腦,打開,上線。我在台上口沫橫飛,他在台下搭搭搭搭,跟全世界來往,應答得不亦樂乎。假裝不在意,並且壓制走過去看他在搞什麼鬼的欲望,變成我那一年上課的常備心態。但我當然不是、也從來不想當開明偉大的老師。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