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張耀升 從小,他就覺得這個世界是一個人踩人的結構,誰往上爬就狠踹底下的人,舊日同學朋友有了公權力就站到公權力那邊,有了錢就站到錢那邊,個個都往他這種下層人的身上踩,甚至混了黑道也會不留情面搜刮阿誠這種下層人被白道剝削剩下的殘渣。以此類推,這個世界的最頂端必定存在著一位充滿惡意的神,當那些天真的老師同學還在課堂上討論人性本善或人性本惡,他就已經充滿怨懟地認為這世界與人性無關,是「神性本惡」。完整文章
文/林立青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作者同意轉載 我從三種方式認識人,或者說理解人性,人類,身而為人的一切可能和限制。 第一種方式是自我審視,也就是誠實的認知自己開始;第二種方式是透過對話和互動,去理解他人進而增加感受或是改正自己的看法;第三種方式則是透過作品,例如文字、音樂、繪畫、圖像以及電影等等方式進而理解,累積自己對於人,對於人性的看法。 這三種方式彼此互補,各有限制,也各有其危險性: 完整文章
文/丹尼爾.高曼 地點是加州的新港灘(Newport Beach),時間則是一九八九年十月五日。 達賴喇嘛在照相機快門聲的和奏,和閃光燈斷奏曲當中,走進為他剛獲得諾貝爾和平獎而開的記者會現場。 達賴喇嘛在幾小時前才剛聽說自己獲獎的事,仍處在要摸清頭緒的階段。一位記者問他,他打算如何安排當時總計有二十五萬美元的獎金。 完整文章
文/宋怡慧(新北市立丹鳳高中教務主任) 《生活是頭安靜的獸》在小說結語說:「她腦中浮現出陽光普照的房間、向陽的牆壁、屋外的月桂樹。這個世界,令她目眩撩亂。她還不想離開。」平凡的生活看似單純卻複雜,不純然幸福,也不完全悲傷,憂愁抑鬱卻有深刻的豁達閒適縈繞於胸懷,看似微不足道的人生,卻是如此雋永又富有深意。 完整文章
文/犁客 赫胥黎(Aldous Leonard Huxley),1894/07/26-1963/11/22 赫胥黎的祖父是有名的生物學家,極力擁護演化論──這個現今已被大多數人接受的概念,當年仍算是叛道離經的新主張。承襲祖父,赫胥黎的父親擁有實驗室,兩名兄弟也都成為生物學家,只有赫胥黎看起來走岔了,進入哲學和文學的世界。 完整文章
⭕男人 約卅年前,有部迷你影集《刺鳥》,很受歡迎,飾演神父的男主角李察‧張伯倫,曾經演過柴可夫斯基,性格又有魅力。 刺鳥是傳說之鳥,一生只唱一次歌,一生都在找尋一棵樹,一棵荊棘之樹。找到之後,身體就刺入樹上最長最尖的荊棘,然後唱出天籟般的歌聲。之後死去。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