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不進行減塑,2050年,海洋中的塑料恐將超過魚的數量

文/安妮-瑪莉.博諾;譯/李家瑜 「零廢棄」生活可行嗎?為什麼我們需要「零廢棄」? 對美國消費者而言,每個人每天平均製造 4.5 磅的垃圾。這些廢棄物大部分來自一次性的材料,例如食品包裝,或是完全未經使用的東西,例如食物。 我們的消費模式是線性的——將原料製成產品,通常再迅速地加以丟棄,如此一年製造…

「AI真的可以製作出像照片一樣逼真的臉孔。」深度偽造與「有圖有真相」時代的終結

文/凱德.梅茲;譯/王曉伯 2013年秋天,伊恩.古德費洛(Ian Goodfellow)與大學實驗室夥伴在酒吧舉行歡送派對。大家就座,開始猛灌精釀啤酒。酒過三巡,古德費洛已有些微醺,這群研究員開始爭論什麼才是製造能夠自我創造相片寫實影像的機器之最佳途徑。他們知道可以訓練一套神經網路來辨識影像,然後…

人們被施以殭屍詛咒,但能定時變回人類,這才是可怕的開始

文/金東植(김동식);譯/林雯梅 再次發生夜間人的殭屍殺人事件,警方分析附近的 CCTV⋯⋯ 「那些該死的夜間人!就算把他們五馬分屍也難消心頭之恨!」 「爸!快點過來!再過一會兒天就要黑了!」 「嗯,知道了!」 男人關掉電視,走向家後面的房間。全家人都在那裡。 全家人走進房間後立刻鎖上厚重的鐵門──…

當世界化為沙漠,聖修伯里說,首先要意識到我們放任破裂

文/安東尼.聖修伯里;譯/徐麗松 惟有當我們透過一個外在於我們的共同目標,與我們的兄弟們結合在一起,我們才能自由呼吸,而經驗也告訴我們,愛絕不是互相凝視,而是一起往相同方向凝視。惟有連接在同一條繩索上的登山隊員才稱得上是夥伴,他們一起爬向映照在他們心中的同一座高山。若非如此,為什麼在這個一切講求舒適…

我們避談機器人的「感覺」,面對面時又怕「傷害」它們

文/雪莉.特克;譯/洪世民 2006 年春天,在 MIT 一間藝廊,林德曼表演了她跟艾辛格和多摩合作的成果。她在牆上裱貼了三十四幅她自己和機器人的素描。在一些畫中,林德曼呈現了多摩狀況外的表情,她看起來就像機器人;其他的畫則捕捉多摩熱切「投入」的時刻,而它看起來跟人無異。在這些畫裡,多摩和林德曼看似…

【經典也青春】1726年的犽猢(yahoo)與拉普塔(Laputa)——曲辰談綏夫特的《格里弗遊記》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 犽猢,由雅虎創辦人將此做為該網際網路服務平台的品牌名稱(Yahoo!) *️⃣拉普塔,宮崎駿引用為原創動畫《天空之城》的故事場景 我想幾乎沒有人小時候沒看過《格列佛遊記》,或《小人國遊記》。一提到這兩個書名其中之一,我腦中立刻浮現一個巨大的身軀躺…

【經典也青春】歷史之心,科幻之眼 ——朱宥勳談葉言都的《綠猴劫》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綠猴劫》於1987年首次以《海天龍戰》為書名出版,到今年第三次出版已歷經32年,期間始終受到各種好評、研究、分享,但在新冠疫情爆發後,更凸顯其令人驚異的預言性,並引發另一波閱讀及探討熱潮。 領讀人朱宥勳有獨到而深刻的解讀,摘要如下: 一、這本作品最厲害…

連橡皮擦都有存在的意義,那我們人類呢?

生命意義的問題難回答,在我看來,其中一種原因是歧義。「意義」是常見詞彙,有很多種意思,其實當中有一種意思就是在問意思: 大門:「怠慢」的意義是什麼? 丁丁:就是說你的行為不夠用心,因此對人不禮貌,或者在工作上不周全。 「意義」的第二種意思是可達成的效果: 丁丁:都已經確定買不到票了,你現在對自己生氣…

動物園裡的大象因寂寞開始學說人話,人類是聽得懂的

文/伊娃.邁爾;譯/林敏雅 亞洲象巴特爾(Batyr)和印度象高斯克(Kosik)都是生活在動物園的動物,牠們比白鯨諾克更進一步:牠們會說人話。巴特爾生於一九六九年,而且一輩子生活在哈薩克的卡拉干達動物園(Karagandy Zoo),一直到牠一九九三年死的時候,不曾見過任何同類。 牠開始說話是一九…

小說的迷人之處在於,永遠保持對未知世界的熱情與好奇心——專訪《我們幹過的蠢事》作者賀景濱

文/愛麗絲 「從有小說開始,探究的大抵離不開命運與自由意志的對抗,」賀景濱出版作品不多,卻總在書寫故事之外,探討更巨大、抽象的命題。出版上一本著作《去年在阿魯吧》已是近十年前的事,賀景濱的小說新作《我們幹過的蠢事》裡,探究的是撰寫前作時迴盪心中的提問。 《去年在阿魯吧》賀景濱寫的是虛擬實境,《我們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