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蘭德爾.門羅;譯/黃靜雅 Q:如果地球上所有的人彼此保持距離幾個星期,這樣普通感冒會不會絕跡?──莎拉.尤爾特(Sarah Ewart) A:這樣做值得嗎? 普通感冒是由各種不同的病毒引起的[1],但鼻病毒是最常見的罪魁禍首。這些病毒接管鼻子和喉嚨裡的細胞,並利用這些細胞來製造更多的病毒。幾天之後,你的免疫系統才會發現此事,並啟動來消滅病毒[2],但那時候平均來說,你早已傳染給另 1 完整文章
文/林榮崧,《十種人性》編輯 公視高水準製播的劇集《我們與惡的距離》,引發久違的本土劇收視熱潮和廣大迴響,也帶給我們深刻的省思:或許我們與惡的距離,並不如我們想像的那般遙遠。 但是,人性是很複雜的。你知道我們與惡、與善的距離,各有多遠?你是你想像中的樣子嗎?你是別人眼中的樣子嗎?你知道自己帶有幾種人性? 完整文章
文/吳明益 二〇一八年初夏,我和黑潮文教基金會的朋友搭著暱稱「小多」的多羅滿號賞鯨船遶島。航行的伙伴有研究者、環境行動者、藝術家與熱愛海洋的人,計畫在十四天的航程裡,停靠包括離島的十二個港口,取得四十七個測量點「海水溶氧量」、「海洋廢棄物與塑膠微粒」、「水下聲景」的資料。 完整文章
文/喬.希爾 Joe Hill 哈珀等到學生全都回家了,才離開學校。就算是這樣,她今天也比平日更早離校。多數的通常她必須為了父母還沒下班的學生留到五點,但今天大家三點就走光了。 她關了校護室的燈,站在窗邊,看向遊樂場。遊樂場上原本是攀爬架的地方,已經被消防隊搗毀、撲滅成一團黑塊。她預料自己不會再回到這間辦公室,所以又往窗外看了一眼。 完整文章
文/梅田悟司;譯/葉廷昭 策略要成功,關鍵在於不要採取主動; 而是要營造出一種讓對方主動的氣氛。 大吉最喜歡三個地方。 第一是窗簾後方的小凳子上面。 白天牠會待在南面的窗戶前面,曬著太陽做牠的春秋大夢。而且在窗簾的後方不會引人注意,也不用擔心會被打擾。 牠唯一的敵人,就是會在固定時間啟動的掃地機器人。 完整文章
文/顏聖紘(本文作者為國立中山大學生物科學系副教授) 上生物課時,大家可能都聽過「印痕行為」(Imprinting),最知名的案例就是「小鴨一孵出來時會把第一眼看到的移動物當成媽媽,並會本能地跟著牠走」。這個現象之所以知名,其實全拜本書作者勞倫茲所賜。他在一九四九年所著的《所羅門王的指環:與蟲魚鳥獸親密對話》(Er redete mit dem Vieh, den Vögeln und 完整文章
文/哈拉瑞 我們完全無從得知,2050年的就業市場會是什麼樣子。一般同意,機器學習和機器人將會改變幾乎所有工作,從製作優格到教導瑜伽都無法倖免。但談到這項改變的本質及急迫性,各家觀點也就眾說紛紜。有些人認為,只要十年到二十年,就會有幾十億人成為經濟上多餘的存在。但也有人認為,長遠看來,自動化的影響也會是為所有人創造新的就業機會,帶來更大的繁榮。 完整文章
文╱尼爾‧蓋曼 有許多事以終為始,雖然帶種前後倒置的弔詭,卻也仍把真實呈現。譬如謀殺疑案,通常起始於謀殺事件的發現,然後逐步在回溯源起的過程中,讓我們明白誰幹了什麼及緣由。作家們在創作時也常採用以終為始的手法,創作一則故事來揭露他們之前寫過的故事。 《叢林之書》正是以終為始寫就的。魯德亞德‧吉卜林先寫了一則故事叫〈住在洛克〉(In the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