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父親》(The Father)這部電影的焦點很容易集中在飾演主角安東尼(Anthony)的安東尼‧霍普金斯(Anthony Hopkins)身上,霍普金斯在劇中的表現相當精采,也就準確地傳達出這個角色幾乎沒有明說的心碎狀態。 要說霍普金斯撐起整部電影自然沒錯,但《父親》的可看之處不只霍普金斯。 完整文章
伊坂幸太郎的《鯨頭鸛之王》是一本表現手法相當有趣的作品,以伊坂撰寫的小說,加上川口澄子協助繪製的漫畫,共同打造出一則在現實與夢境中穿梭的奇妙故事。其中漫畫部分並非通常那種插畫式的點綴存在,而是確實具有敘事上的意義,有些地方甚至還成了小說後段的伏筆,使這種作法就像是某些故事採取雙線進行的精采小說那樣,讓人既沉迷於當下的情節,也在心中不斷期待每回故事交錯的瞬間。 完整文章
►►【冬陽一直推】看新一季《半澤直樹》,加倍奉還一批推理小說跟影劇(上) 「你口中的正義只是居高臨下的同情,不過是憐憫出現在眼前的可憐之人而已。」 「如果你否定這種行為的話,那麼正義又在哪裡呢?」 「我們又不是神,哪會知道。你就認定只存在特攝英雄劇和《少年JUMP》裡吧。」 ──《王牌大律師》 完整文章
文/臥斧、陳浩基;整理/莊瑞琳 為什麼作品是這樣寫的? 陳浩基:從臥斧兄的後記和部落格文章,我們知道「碎夢三部曲」最初是一部作品,原設定是「主角解決事件後一併獲知自己身分」,感覺上前者為主,後者為副,但變成三部曲後,後者反而成為貫穿三作的「終極謎團」。可以請您說一下這改動背後的想法,以及難處嗎? 完整文章
或許因為武漢肺炎疫情之故,這回暢銷榜中,小說數量很多,畢竟小說最大最明顯的功能,就可以解悶。 有趣的是,這些進榜小說樣貌各異,並未集中在某種特定類型,有講職場的,有講犯罪的,有顯出創作者不同創作年代心境及思緒流轉的,有顯示創作在超過三十年前就已洞燭機先預言未來的,有被一堆文學大師視為老師的經典作品,就算是以同樣議題統整、舉辦閱讀馬拉松的各式作品,也有各自不同的動人。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有沒有計劃要寫小說?呃,」柯映安頓了一下,「答案是:沒有。」 《死了一個娛樂女記者之後》的作者柯映安,高中、大學時期練習寫過小說、在網路上發表。「那時主要是讀網路小說,就寫網路小說,」柯映安說,「其實是對創作有興趣,不過也就是興趣。」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