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彼得.辛格;譯/李建興 許多年前,內人和我帶著後座的三個小女兒開車到某處,其中一人忽然問:「你會希望我們聰明,還是快樂?」 上個月,我閱讀蔡美兒的《華爾街日報》文章〈為何中國媽媽比較優越〉時,想起了那一刻,該文在 wsj.com 引發了四千多筆評論,在臉書則有十萬多筆。這篇文章意在宣傳蔡女士的新書《虎媽戰歌》(Battle Hymn of the Tiger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中秋連假,為了不讓高速公路塞車,所以有關單位規劃了減價或免費時段──大多是深夜,也就是本來的道路使用離峰時間。 這個意思是:如果駕駛人願意付出自己的睡眠時間、在車不多的時段使用高速公路,就會減少在其他時間使用高速公路的車輛數目、減低塞車發生的可能,所以有關單位提供減價或免費的獎勵。 完整文章
陳煥民,人稱「小龜」,哲學研究所邁入第六年多、近七年的老資格,除了博士生的身份外,平常也推動哲學普及,像是教授國中老師如何教孩子哲學。其實,哲學在做的就是「對話」,因為思想之間需要互相釐清、碰撞,這對於老師的班級經營很有幫助。 他以親身的哲普經驗,在烙哲學年會前導活動上,與大家分享他以倫理學推動哲學普及,以及為何要以倫理學開始的原因。 第一問:為何要做哲學普及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在科普暢銷書《大腦簡史》中,作者謝伯讓大膽地提出一個創新概念,指出意志經由某些方法,試圖脫離基因的掌控,推論大膽創新,並在書末邀集不同領域的研究者進行辯論對話。這些各有專長的研究者,在自己的研究領域都饒富盛名,原來是讀完書稿之後以文字回應謝伯讓,而在《大腦簡史》出版後這場特別的新書發表會上,他們則直接共聚一堂,儼然是金庸筆下的「圍攻光明頂」啊!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