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維恩 從前我們常常看到一個個短宣隊,帶著龐大的物資、弟兄姊妹所捐的衣物、金錢的奉獻,在一兩個星期的時間內,捐贈給一些落後地方的居民,然後問他們要不要接受耶穌的愛。之後帶著美好的見證與照片回國,向教會報告說這個村莊有幾百個人歸向耶穌,成為基督徒。這樣的傳福音方式,我在聖經裡怎麼樣也找不到。 完整文章
文/楊傳峰 當阿嬤變成媽媽/9月 WEEK 2 在學校行事曆上,九月三日是祖父母節,為了推廣這個節日,學校希望當天學生能牽著祖父母的手上學。我曾經跟阿嬤住過一段時間,卻從沒跟阿嬤牽過手,若真要當時國中生的我牽著阿嬤的手,我想我不會願意,因此我現在不知道怎麼懷念那種觸感。 完整文章
文/鄭同僚 三個孩子一個班,不但是一整個年級的總人數,也是全花嶼國小最大班了。 我查花嶼國小的資料,人數最多時,將近一百八十人。六十幾歲的老年人說當年他們一個年級有至少二十幾位同學,而且很多島上的女孩當年都還沒辦法上學,算是低估了學齡人口。我再訪問一位三十幾歲的年輕人,他說當年他同年還有十幾位同學。剛結束的這學期,花嶼國小全校只剩十二個學生。整個島嶼的學齡人口,顯然迅速下降中。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希望把讀者帶到那個地方,讓他們看到那種幾乎已經被習以為常的不平等。」陳育萱這麼說。 拿下數個文學獎項的陳育萱,今年交出第一本長篇小說作品《不測之人》;雖然自己身為高中國文老師,但陳育萱誠實地表示,她在學生時代的閱讀樂趣,大多來自課堂之外。 完整文章
文/劉子瑜 寫作者到底在對誰寫作?如果只是為了素未謀面的讀者而寫,作品會變成一種討好,或許內容有趣,卻如輕飄飄的靈魂,似乎少了一點什麼。優秀的作者,絕對是對著一張看得見的臉孔在書寫,為作品注入厚實的生命力。並非擁有文學背景的印尼作家安卓亞‧西拉塔,正是抱著這樣真誠的態度,用平民的生活語言,寫下處女作《天虹戰隊小學》,獻給一直埋藏在他內心深處的兒時老師和十位童年摯友。 完整文章
文/口羊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John Morgan 是怎樣的一個熱血老師,在彰化偏鄉創造出驚人的閱讀奇蹟? 更如何成功用閱讀的力量,翻轉偏鄉孩子的人生,並讓這所瀕臨廢校危機的國中,搖身一變成為各界讚揚的樂讀學校?在每年都能看到憂慮大眾閱讀素質低落的新聞、眾多家長不知如何有效提升孩子閱讀興趣的現在,楊志朗老師的故事顯得特別發人深省。 完整文章
編譯/陳慧敏 每年送入焚化爐或掩埋場的廢棄圖書,多不勝數,但是難道它們就沒其他可能的去處?即使是已開發的英國,貧困偏鄉的識字率問題也是社會一大隱憂,現在,Re-Read 社會企業就是希望利用這些即將報廢的圖書,給偏鄉的孩子,一個新的機會。 英國《約克夏時報》報導,Re-Read 創辦人麥克勞福林(Jim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