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故事工廠 二十三歲的小薰為了籌措母親照護費用,自願到表哥強哥的「公關公司」工作,出賣身體,還進到監獄當會客妹,和十九歲的受刑人2923聊天。一個受刑人、一個會客妹,看似走到人生死胡同、對世界失望的兩人,一碰面竟產生奇妙的變化。原來,2923有聽見心聲的神秘力量,帶著小薰進入兔子洞的幻覺中,讓她看見雙親墜海背後的殘酷事實。2923也同時被迫第一次吐露自己犯案的黑暗童年。 完整文章
文/宋尚緯 0. 有的時候我會問自己,自己算不算是個壞人。 1. 我從小到大也做了許多「壞事」,偷竊、說謊、打架、翹課、頂撞師長、不敬長輩,在我成長的這些時間中,我是做了這麼多令人頭疼的事。有人說年輕的心思總是曲折、難以理解的。當然難以理解──就是因為連自己都不理解自己在想些什麼,所以才做出這麼多令人頭疼的事。 完整文章
文/慕顏歌 有一些行為,永遠只能表示理解, 不能姑息和縱容。 無論是心靈雞湯的書,還是講禪修智慧的書,總在提醒我們,當我們遭遇痛苦而抱怨他人不夠友善的時候,我們應該學會換位思考,學會理解別人,去相信「善有善報、好人有好報」,如果你自己變得更好,世界就會更好。 完整文章
文/克莉絲汀.哈梅爾 約莫十二年前,派崔克最後一次踏進家門,是在那晚的十一點零四分。 我記得床邊數位鬧鐘螢幕上閃耀著的紅色數字,以及他的鑰匙轉動門鎖的聲響。我記得他臉上膽怯的表情,他隱約成形的鬍渣,以及他站在門口,身上皺巴巴的襯衫。我還記得他是怎麼叫喚我的名字,凱特,那一聲呼喚彷彿同時表達了歉意和招呼。 完整文章
文/郭強生 有一天,父親突然看著我,過了一會兒才問道:「不是開學了嗎?」 我沒有去花蓮,竟然被他發現了啊!…… 這句疑問還有另一層。我的解讀是,也許他驚訝發現,自己不再是一個人。 之前,我每週還在花蓮四天的那段日子裡,他已經習慣於當一個孤獨的老人。沒人與他說話,他也不想理人。 (那是否也會是我未來的寫照?到時候,會有誰來跟我說話呢?) 完整文章
文/chailinlai 這次有幸能參與啟明出版社《安樂窩》搶先讀活動,真的很開心。說來有些不好意思,《安樂窩》是我讀啟明的第一本小說,但一直都很喜歡這間出版社,喜歡他們努力做出很棒的文學作品,在封面設計也很用心,像是宋尚緯的詩集《鎮痛》的縫線設計,拿到書時忍不住撫過那凹凸觸感,想像傷口縫合的痛覺,當時真的很驚豔。 《安樂窩》在封面設計上也頗具巧思,散開呈現的原文書名《THE 完整文章
文/楊佳嫻 金烏,太陽的精魂。神話裡描述是三足烏鴉,共十隻,由母親羲和御車載之,輪流值日。後來只剩下一隻了,其他全被后羿射落。 小時候讀兒童神話讀物,先是嚮往於金烏們日落後一起洗澡的可愛畫面,後是震懾於牠們接連被射落的殺戮異景,竟忘了設想:母親羲和的心情如何?金烏們被射中,摔落在哪個山谷或海洋?太陽也有血肉,也會痛嗎? 完整文章
◆只要你動起來,世界就會改變!   拜託你們這些地球人啊,不要殺害小孩和地球好嗎?   現在包括我在內的所有人類,每天都在殺害小孩和地球。即使不是直接的兇手也難辭其咎,間接殺人同樣都是殺人。我希望能有多一點人發覺此事,一起將世界推往不同的方向。   若能因此讓你們大聲發出怒吼,我的虛無主義將史無前例地對你們低頭認輸。雖然我壓根兒不覺得這件事會發生,但我試著對你們抱持一絲絲的期待!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