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許伊妃 曾經,家人因為這一身黑制服,對我充滿了質疑跟不諒解;直到我們一同參與了親友的後事,他們看見了我工作的樣子,也看見了黑制服閃閃發亮的那一面。 有時天還沒亮,我就要趕著出門工作,媽媽在背後大聲碎唸:「妳做這個工作真是見鬼了,多早都要去!」 完整文章
文/史比野塔 走出戲院,回想起剛才在黑暗空間的種種:燈兀自亮起,演員在舞台間穿梭。你有意識地來到,卻不自覺地進入導演及演員創造出來的幻覺,聽著看著他們構築起的故事。演員散發出的身體能量成為此刻混沌的靈光。不論感到喜悅、悲傷或憤怒,都將在步出幻覺後得到新生。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