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1990年5月12日,日本栃木縣足利市一個父親帶著女兒到一家柏青哥店打柏青哥,打到一半,發現女兒不見了;父親尋找之後報警,根據目擊者的證詞,穿著白衣紅裙的女童,可能在店外的停車場被一名男子帶走。隔天,女童的遺體在柏青哥店附近河濱被人發現,全身赤裸,衣物被扔在一旁,上頭沾有精液。經過鑑定,凶手的精液是B型。 完整文章
文/費德利可.阿薩特;譯/馮丞云 泰德.麥凱正準備往太陽穴開槍,這時門鈴聲不斷響起。 他等了一會兒。有人在門外他沒辦法扣扳機。 不管你是誰,快滾。 門鈴聲再度響起,一名男子吼著:「快開門,我知道你聽得到我的聲音!」 傳到書房的聲音驚人地清晰,令泰德瞬間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聽到了。 完整文章
文/李茂生 一九九五年,徐自強因涉嫌與其餘三名共犯共同擄人撕票而被起訴。此案嫌疑人之一黃銘泉,逃亡後死於泰國,其餘二人陳憶隆、黃春棋均被快速判處死刑定讞。徐自強本來逃亡在外,於其他被告一審被判死刑後,一九九六年由律師陪同投案。往後長達二十年間,徐自強一直堅持自己無罪,直到二○一六年十月,終於等到了最高法院駁回高檢署的上訴,無罪定讞。 完整文章
文/邱顯智 如果不喜歡人的話,他就甚麼也無法了解 ──德國聯邦最高法院法官Thomas Fischer 冤獄平反協會譯介的新書《法官的被害人:德國冤案事件簿》作者是《明鏡周刊》記者Thomas Darnstaedt,本身也是一位法學博士,書中提及多起德國近年來著名的冤錯案,讓人驚呼:德國不是法治先進國家嗎?怎麼會有這麼多離譜的冤錯案呢?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