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是在演講時帶討論,還是真正跟別人討論議題,偶爾會遇到一種意見,認為誰是誰非就看「規則怎麼定」,或看「相對於怎樣價值觀的社會」。 round one :「所以大家覺得高中生應該穿制服嗎?」 :「校規有規定就應該穿,否則就不用」 :「…那校規應該要規定大家穿制服嗎?或者校規有權這樣規定嗎?」 :「這方面就看法律怎麼說」 round two 完整文章
文、照片/啟明出版 《吃書的馬》是一本探討出版設計議題的著作,作者彭星凱(空白地區負責人)將書籍設計師比喻為馬,認為沒有文本作為基礎的封面,無法獨立存在;設計師就如同馬,是運載著戰士前進的輔助者。彭星凱與文化評論作家張鐵志,於臺北閱樂書店舉行「出版人心中的好設計」座談,從《吃書的馬》文字內容出發,討論「設計」這個閱讀大眾日日接觸卻又無從探究的出版環節。 完整文章
文/劉揚銘 文學家林語堂有一句名言:「演講要像女孩的裙子,愈短愈好。」當年他的一句話,讓北一女儀隊的制服從長褲變成短裙(這段歷史可參考本書《高校制服戀物論》第264頁),大概也是個制服控吧。林語堂說這句話的四十多年後,2014年9月行政院發布了一則新聞稿,為了消除對女性的歧視,將修法取消公部門「裙裝制服」的規定。 完整文章
我是廚房的土撥鼠。搔搔鼻頭,摳摳爪子,晚餐時間還沒到,已經想一頭鑽進廚房,蔥綠韭鮮,蘿蔔帶土還透點鮮味兒,玉米的鬚擺長長,外頭葉子夠厚依舊裹不住裡頭好飽滿就要爆出細細粒粒,成排成串,還沒吃,嘴裡便覺得有顆粒。那時候我覺得是在一個春天裡,有火代發,要加爐烹熱,熱一個烈燄沖天,一鍋炒,一鏟子煎。 完整文章
文/劉揚銘 這是一本研究制服的書。 更準確一點說,書裡的研究目標僅限於高校制服,而且並不探討制服的款式、材質、哪個學校的制服最好看,只是從近乎戀物症患者的角度出發,大聲說出「其實我好喜歡制服」的心聲,解釋我們迷戀制服的原因,並且剖析制服的文化意涵與歷史意義。 會寫這樣的一本書,是因為從 17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