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華正函 「存放很久的印刷版,到現在都能印,這是印刷讓我很感動的地方!」在數位化作為主流的今日,「PAPERWORK紙本作業」創辦人Miki與「字田活字排版實驗室」負責人高鵬翔憑著自身對印刷的熱愛,在習得傳統技術後,融入創意,讓舊產業在新世代裡延續。二位分享印刷與排版的關聯與傳統工藝的創新,在青鳥書店裡透過對談,與觀眾激盪出印刷的另一種可能性。 設計與印刷實務的並行及推廣 完整文章
文/洪辰芳 「我設計時都會做考據研究,特別是做商標設計,一定是愈來愈重視故事,」洋蔥設計創辦人黃家賢講設計講到興起,動手挪出桌上空間、搬來筆電,秀出他從「言」字發想的華文朗讀節設計LOGO,以及隨著LOGO應用於不同展品上的各種延伸展品。 「你看,橫著看就是一個『言』,我不想觀者一眼就看穿,所以把它擺成橫的,『口』則做出嘴型的感覺,就有朗讀的意味⋯⋯」 完整文章
文╱Elaine Sciolino;譯╱趙睿音 在法國,有兩樣東西不能丟: 麵包和書。 ──伯納德.菲克索(Bernard Fixot),法國出版人 每個月的第三個星期日,有一群退休人士會佔領殉道者街的一角,這是「生生不息」(Circul’Livre)的時間,這個志願組織致力於保護書籍,志工把書本依主題分類,陳設在開放式的箱子中。 完整文章
文/臥斧本文原載於【臥斧.累漬物】,經作者同意轉載 前幾天在臉書發了一篇買書的感慨,因為提及書價,有位也在出版業工作的朋友留言問:「所以問題來了,買書這件事到底有沒有薄利多銷這情形」;俺回覆了一些俺的看法,不過後來想想,應該講得更清楚點。 朋友問的應該不是「買書」,而是「賣書」。那麼,把書當成一種商品、放進資本市場當中,是否有「薄利多銷」的情形? 完整文章
文/齊克果 我剛從一場派對回來,我是派對上的活力與靈魂:我字字珠璣,人人都因此歡笑,崇敬我──但我走開,我在這篇日記裡確實需要用到如地球軌道一般長的破折號──我想一槍斃了自己。 一八三六年 去死吧,我什麼都可以切割,就是切割不了自己;我連睡夢中都忘不了自己。 一八三六年 很多人走到了生命的盡頭還像是個小學生;他們抄數學課本的解答以欺騙老師,懶得替自己求答案。 一八三七年一月十七日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二戰過後納粹瓦解,繼任的德國政府就開始扮演反省與贖罪的角色,至今在轉型正義上做了不少努力,其中包含這一項:禁止希特勒(Adolf Hitler)的自傳《我的奮鬥》(Mein Kampf)在德國境內以任何形式再版。不過一轉眼,《我的奮鬥》的版權即將在今年結束後到期、進入公版,屆時將有一群歷史學者打破這項 70 年來無人敢碰觸的禁忌。 完整文章
「你這本書什麼時候可以上市?」 「下個月。」 「下個月?三個月前你就跟我說下個月了。」 預估出版進度大概是所有新手編輯,甚至老手編輯同感痛苦的事情了。作者、譯者不歸你管轄,外編、協力不在你視線範圍,審稿老師回稿時間一直延遲,馬上要送印了你才終於有全書定稿可以找老師寫推薦序,找得到嗎?短時間內寫得出來,趕得上製版印刷嗎?印刷廠的承諾可靠嗎?…… 完整文章
出版業前景一片黯淡,產值一路萎縮,做編輯看得到明天嗎? 這個問題對不同人會有不同答案。對想要過平穩生活、上班打卡、下班走人的人,現在編輯這條路確實不是好選擇。但對於想要在這個社會上做點什麼,擾動一些舊規矩,改變一些現狀的人而言,圖書編輯卻是一個非常好的選擇。 首先,你可以學到如何跟這個社會對話的基本技能。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