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前看過一部日本電影《鬼壓床了沒》。片中一名男子被指控為殺妻嫌疑犯,他喊冤,宣稱有不在場證明,因為事發當時他在某旅館被鬼壓床。 律師到旅館找來那個鬼魂,請他當見證人,並且設法向法官、檢察官、評審團證明世界上真有鬼魂,鬼魂的見證可信。 完整文章
文/KR(Kamaile Rafaelovich) 清理帶我走向真正的自己 我總覺得到達某一個目的地並不是我們來到這個世界上的目的,朝著某地向前走的旅行才是我的人生。對我來說,這個某地指的就是零,也就是「真正的自己」。自從我第一次搭上帶我回到真正的自己的交通工具──荷歐波諾波諾,不知不覺已經過了幾十年了。 完整文章
文/暮琳 2017出版經紀及版權人才研習營第一部分的課程由亞洲與臺灣的書籍市場和推廣經驗談打頭陣。接續而來的分享則由來自德國、法國、義大利與美國的書市情報接棒。來自各國的講師除了分享書籍市場在各自國家的現況外,也帶來許多於對外商談版權時十分有助益的建議,讓想將臺灣作品推向國際舞台的出版業者得以往更有效益的方向努力。 德國:村上春樹與脫口秀 完整文章
文/平良愛綾 在夏威夷語裡,「荷歐」是目標的意思,而「波諾波諾」則是取得平衡的完美狀態。也就是說,荷歐波諾波諾的意思就是導正不平衡的狀態,找回原本的完美平衡。 身為夏威夷州寶的已故莫兒娜女士,將荷歐波諾波諾這個自古流傳於夏威夷的解決問題方法,發展成更簡單的形式,讓任何人在何時何地、不需要依靠其他人就能使用,而這就是現在我們所使用的荷歐波諾波諾回歸自性法(以下簡稱為荷歐波諾波諾)。 完整文章
文/史比野塔 不知道「從來不曾得到真正的幸福」和「失去曾擁有過的幸福」,哪個比較寂寞?或許有些人會覺得,與其要經歷失去的痛苦,那還不如一開始就不要擁有。可是對另一群人來說,幸福可能就近在咫尺,卻一直觸碰不到,連「選擇不要幸福」的權利都感到奢侈。 在《千鳥酒館》裡,表姊妹沙沙與千鳥便是分別帶著這兩種寂寞,來到靠近陸地盡頭的小鎮。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