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散文是一個真誠的生命體驗,」郭強生說,「小說不一樣。」 郭強生前幾年一連出版了三本散文,每本都私己、深刻,帶著一種持續前進直到人生某個時點猛地決定毅然回望的姿態。閱讀郭強生散文的同時,能清楚感受到極大的勇氣──將個人生命的離別、苦痛、黑暗及創口形諸文字向讀者坦承並非易事;但也總好奇,郭強生為何選擇把這些寫成散文?寫成小說,可以把自己藏起來呀;而且,郭強生的小說寫得那麼好。 完整文章
文/王宏仁(中山大學社會系教授、巷仔口社會學發起人) 小時候台南家附近,有個地方叫「新町」,印象中,每次白天經過那一區的時候,總是有許多阿姨們坐在低矮的房子門口聊天,小學男生之間互相罵對方的時候,就會說:「你要去新町相幹啦!」到大學以後才知道,那是紅燈區。大家如果去台南的康樂街、大智街、大勇街圍起來的區域走動的話,仍可以看到這樣的歷史遺跡:電動遊樂場、按摩店、小飯店。 完整文章
身為胚胎,我寧願出生在一個有充分墮胎選擇權的社會。 我還以為這很明顯。如果你出生在一個能有充分墮胎選擇權的社會,代表你的家長不是礙於法令禁止墮胎,才不情不願把你生下來。 當然,我同意生命有價值,但身為生命的持有者,我得要有好日子過,才能感受到生命的價值。這再現實不過,若你生命的價值,要拿我活著的痛苦去換,那我只是你的祭品。 完整文章
文/張亦絢 有次我對某人道:「你的臉看來像所有我曾不愛了的人的總和。」──如果這是示愛就非常糟糕,說人沒特色就罷了,還是經濟型的綜合包──幸而那時的人與我,都已越過浪漫主義了。某人心平氣和幽默道:「可能因為這時妳沒戴眼鏡的關係。」 讀完羅浥薇薇的新書後,我一直在想這個「眼鏡的問題」。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在反對同性平權相關法案的團體或個人裡常會聽到一種論調,就是質問支持同志運動的人:「你希望你生的兒子/女兒是同志嗎?」或者「如果你的兒子/女兒是同志怎麼辦?」 先別急著點頭支持或發怒反駁。我們可以先來看看這兩個問題。 首先是這個「希不希望兒子/女兒是同志」的問題。 完整文章
文/臥斧 近年的重要商業電影檔期,幾乎都可以看到以美國漫畫超級英雄為主角的電影。這類電影過去並不是沒有,只是數量沒那麼多、發行的頻率沒那麼密集,品質好的也比較少;近年的這類電影不見得每部都棒,有的劇情仍然不怎麼像樣,但很明顯的是,現在觀眾對這類電影的期待,並不只有「讓人看得爽」的炫目特效,還得要有足夠分量的劇情。 完整文章
文/顧玉珍(前台灣人權促進會秘書長) 「社運路上,姊妹情長。」Mickey 總是這樣說。明明一句狗血話,經他高調說出,便噴灑出真情摯性的濃香,久久不散。 Mickey 是我所認識最真摯熱烈的「社運人」,像一團火。在台灣性別平權運動尚未風湧之時,以獨特的花火燃起醒目的炮陣。妖嬈的陣頭不為娛樂神明,是要舞亂綁架弱勢生命的粗暴神聖秩序。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