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有個汽車廣告的對白這麼說:「歷史上的每個英雄,都與他的坐騎一同不朽」。我們三國粉鄉民都知道馬中出了赤兔,人中出了呂布(我又在說什麼),但與那些戰功彪炳、壯圍虎軀的武將大相迥異,古典時期文士多半以騎驢作為主要的交通工具,也進一步成為作為一個文人墨客的精神象徵。 完整文章
之前我們介紹過《中國文化基本教材》中許多老師沒教的事──像《論語》裡的假掰事蹟,或莊子惠施的嘴砲實錄。但說起諸子百家爭鳴的自由年代,最該介紹不容遺漏的應當是先秦的引戰王檢舉王《孟子》。 完整文章
我是廚房的土撥鼠。搔搔鼻頭,摳摳爪子,晚餐時間還沒到,已經想一頭鑽進廚房,蔥綠韭鮮,蘿蔔帶土還透點鮮味兒,玉米的鬚擺長長,外頭葉子夠厚依舊裹不住裡頭好飽滿就要爆出細細粒粒,成排成串,還沒吃,嘴裡便覺得有顆粒。那時候我覺得是在一個春天裡,有火代發,要加爐烹熱,熱一個烈燄沖天,一鍋炒,一鏟子煎。 完整文章
想在中文系裡開課講《文心雕龍》有點艱難。稍具備語文常識的同學,可能知道它是「古典時期第一部文論專著」,更混一些的同學則會說「老師,這門課聽起來好威」或「好難」,然後轉而選些輕鬆的學分;就算我的鄉民名號再怎麼響亮,這課還是很難開成。 完整文章
文/犢玫瑰 五月份剛結束的佳士得拍賣會上,由畢卡索繪製的一幅《阿爾及爾女人》畫作,以 1.793 億美元(約合 新台幣 55 億元)天價結標,刷新歷史紀錄,其高額數字除了令人瞠目結舌,更讓一票藝術收藏家,情緒激昂,久久不能自已……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