率先規定「醬汁只准沾一次」,八重勝炸出串炸新世界

文/施清元(Osullivan) 住在台灣時,可能多少都會遇過以下對話: 「什麼?要吃鼎泰豐嗎?又沒有特別好吃,不知道在排什麼!」「那你有推薦其他更好吃的小籠包嗎?」「……。」 一樣的對話搬到大阪,就變成了「什麼?要吃八重勝嗎?真不知道它在排什麼!」,不過,先說結論,在串炸(串カツ)的領域裡,八重勝…

大阪開車守則第一條:遇到黃燈就「用力踩油門」

文/都會生活研究專案;譯/許郁文 對非大阪人而言,要在大阪的路上開車是項艱鉅的任務。若以在其他地區的平常心來開車,不是遭遇事故,就是招人抱怨,永遠也到不了目的地。 首先要留意的是,大阪人對交通號誌有不同的詮釋。 在大阪的路上開車時看到交通號誌轉成黃燈,可千萬不能就此停車。 否則就會聽到後面傳來喇叭聲…

對大阪人而言,沉默不是金,最嚴厲的批評是「無趣」

文/都會生活研究專案;譯/許郁文 「你這傢伙很無趣耶!」 這句話簡直是對大阪人判死刑。在大阪這個搞笑帝國裡,「有趣的傢伙」的地位遠高於長相出眾、學富五車的人,其中「無趣的傢伙」階級最低,不對,或許連容身之處都沒有。 在大阪,對於說話不有趣的人,吐槽可完全不會手下留情──「你很冷耶!」、「這一點也不好…

日本大阪斷崖絕壁,你敢放手往後躺嗎?

圖.文|行遍天下 位於阿倍野站的出口,這座日本最高的摩天大樓,高聳在大阪的天空之下,隨著電梯的不斷攀升,來到阿倍野展望台,像是擁有了一處能夠解放身心的自我祕密花園,一望無際的大阪東西南北風景盡入眼簾,連雲也感覺好近好近。 距離地面300公尺高的距離,阿倍野展望台已經列為到大阪必去體驗的悠遊地點,因為…

原子小金剛星星般的大眼睛,部分靈感來自寶塚主角

文/克莉絲朵.韋倫;譯/姚怡平 我是看著電視上的《原子小金剛》長大的,先是看原版黑白片,後來是彩色版,當時從沒想過頭髮翹翹的他並不是美國土生土長的機器人。多年以後,我在東京跟一名同齡的編輯相談甚歡,我們一九六三年竟然都在迷《原子小金剛》,當時他在東京,我在華盛頓特區的市郊。《原子小金剛》讓美國人初嚐…

【評書青鳥】每一刻光陰都是唯一的永恆──秋天,在京都

在風水裡作為青龍的京都鴨川,應該是眾多情侶到京都的「必去」景點之一吧。兩人一跳一接的在鴨川三角洲上跳烏龜,在涼爽的午後來個河邊野餐,傍晚再就著黃昏落日佐一首吉他情歌,望著橙黃的天空轉成嫵媚的紫藍色。夜晚的秋風徐徐吹來時,沿著鴨川緩緩散步,「是到附近的小吃攤吃一碗熱騰騰的拉麵?還是先去澡堂將一天的疲憊…

過動小說家的孤獨書寫:王聰威《生之靜物》

文/正好 「小說是志業,編輯是職業。」犢講座第44講一開場,身兼小說家與知名文學刊物《聯合文學》總編輯兩種身份的王聰威便這麼介紹自己,也揭示了他對這兩種身份的自我定位。 曾被范銘如評論為「過動的小說家」,王聰威自述自己喜歡在不同的風格間跳躍,比起以魔幻鄉土著稱的甘耀明、擅長自然書寫的吳明益⋯⋯沒有固…

她不打算孤獨,最終卻在孤獨中滅頂──專訪王聰威談新作《生之靜物》

文/陳心怡 2003年大阪發生了震撼人心的「母子餓死」事件,年僅二十八歲的媽媽與三歲兒子被人發現時,已經死亡三個月。報導指出這位年輕母親是為逃離家暴夫因而攜子離家,在友人幫助下免費入住公寓,距離原來住處二十分鐘電車車程,丈夫知道她的住所,她也仍持續上班一段時間,死前還有未領回的薪資。 「太不可思議了…

【故事‧說書】築夢之路的絢爛、真實與餘韻──又吉直樹的《火花》

文/李翊媗(中央大學歷史所碩士) 本文與【故事‧說書】合作刊載 相信接觸日本文學的人,都聽過「芥川賞」。 全名「芥川龍之介賞」的芥川獎是日本文學的最高榮譽之一,而另外的則是直木賞、三島賞及山本賞。其中,芥川獎是純文學獎的代表獎項,而直木獎則是大眾文學的代表獎項;《火花》的作者又吉直樹,可以說是從芥川…

真昆布、羅臼昆布、山薯昆布……比你我想像中都更複雜而精深的昆布鮮味秘密!

文/歐雷.G. 莫西森(Ole G. Mouritsen)、克拉夫斯.史帝貝克(Klavs Styrbæk) 由於昆布是日本鮮味的泉源所在,所以毫不意外地,在日本有一門歷史悠久的學問,涵蓋了不同種類昆布的選擇方法和處理方式。在日本所採收的昆布當中,超過 95% 都是生長於北海道沿海的冰冷水域。光是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