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教人各種技術的書籍──無論那個技術是核心肌群的訓練還是記憶力,是搭訕的話術還是正念──會被讀者發現,常見的有兩種可能。 一個是讀者自己想要學習那個技術,例如這個技術可以解決讀者面對的某個難題,或者可以協助讀者達成某個目的,而閱讀一向是直接自助花費少的學習方法;二是作者或出版社暗示讀者:學這個會讓你變得更好哦。 完整文章
文/薩曼莎.哈維;譯/李伊婷 凌晨四點: 然後進入那個溫暖時刻的繭,一個想法出現並開始展開:不要思考,它說,不要思考。 在我腦中的聲音,可能是我自己的聲音,我內在的聲音(但可能不是)端出了拉金。 存在於此的百萬花瓣花朵。存在於此的百萬花瓣花朵。 完整文章
文/劉貞柏(阿柏醫師) 一位貨車司機先在診所門口徘徊,把診所的招牌、海報看了又看。櫃檯以為對方是送貨的,出門詢問,然後才知道:原來貨車司機深為失眠、多夢等症狀困擾,卻因為顧忌掛號而猶豫再三。 失眠經常跟壓力相關 終於司機填完資料掛好號,到診間裡坐下。他忍不住左顧右看,顯現不安的樣子。 我說:「你第一次過來看診,難免會感到陌生吧?」 司機搖搖手說:「我腦筋沒有毛病,只是睡不好。」 完整文章
文/黃貞祥(清華大學生命科學系助理教授) 什麼是變老呢?或許其中一項就是:躺著睡不著,坐著一直睡。 失眠時的漫漫長夜像度日如年,是很令人痛苦難受的,更甭提缺乏睡眠讓人感到疲憊和厭世。能天天都睡覺睡到自然醒,對很多人來說,似乎和錢多事少離家近、位高權重責任輕,一樣是難以企及的夢想,真不知我們和睡的距離有多遠。 完整文章
文/蓋瑞 常常會有人問我們,值班時假設在凌晨接起電話,是如何保持腦袋清醒呢?這是個有趣的問題,但很遺憾的,這個問題的前提就錯了,誰說值班醫師接起公務機的當下,腦袋一定是清醒的呢? 連續工作後小憩片刻,然後沒多久被電話叫醒,這種時候腦袋要百分之百清醒的難度,簡直媲美公立高中讀三年然後學校運動服不能有酸臭味,兩者都是魔王級的挑戰。 非打不可的電話 完整文章
文╱韓江;譯╱千日 在妻子還沒有成為素食者之前,我從來沒有想過她身上會有什麼特別之處。坦白說,即使是第一次和她見面的時候,我也沒有產生什麼怦然心動的感覺。不高不矮的個子、不長不短的頭髮、病厭厭的泛黃皮膚、單眼皮、稍稍突出的顴骨、彷彿害怕張揚個性似的黯淡平凡穿著—她走到我的桌前時,腳蹬款式最簡單的黑色皮鞋,步伐不緊不慢,看起來既不強壯高大,也算不上弱不禁風。 完整文章
文/麥可.布勞斯 只要稍稍調整作息,比如何時喝第一杯咖啡、何時回 e-mail、何時小睡一下,你就能讓每天的節奏重新跟上自己的生理節奏,所有事情都會感覺比以前輕鬆容易、自然順暢。 剛才說「生理節奏」是什麼意思? 你或許聽過相反的說法,但其實萬事幾乎都有「最好」的時間點。好時機不是你能選出來、猜出來或者必須找出來的,好時機早已在你的體內、在你的 DNA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