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郁如 修煉系列寫到第五本,越來越發現我的生活也跟故事緊緊相連。我當然還是沒有法力,也不是動物精,但是,我越來越相信人與人間的緣分,更相信每一個不同的心念可以導引出不同的結果,也相信生命的魔法就在每個人身邊。 完整文章
文/陳彥冲(新北市莒光國小教師)   「所以,如果你是動物精修煉而成的,你覺得自己會是什麼動物啊?」 每當有孩子上鉤,隨著我的腳步跌入《修煉》的世界,我都會禁不住想問問他們這個問題。 「我覺得應該是法鬥吧!法鬥很可愛!」男孩睜大了眼,興致勃勃的說著。 我逗他:「照我看啊,你比較像吉娃娃。」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什麼時候起,當孩子說出充滿空想的天真話語,我們不僅不感到興奮、開心,反而覺得被挑戰、被冒犯了? 又是什麼時候起,我們一邊讚嘆某些奇思幻想的瑰麗,為之深深感動,卻又告誡自己那樣不切實際、不可能、不合理? 受到社會常規與常識薰染束縛的成人,漸漸失去感受性與想像力感知靈魂的存在,亦即,我們在我們視之為「現實世界」的框架哩,僵死了。 完整文章
公視影集《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像是加了奇幻或科幻元素的劇情片,吳曉樂的文字原著《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則是更加貼近現實的教學現場觀察紀錄片。同樣的題材在不同創作者手上會變成樣貌不同的作品,而好作品都會讓人從中透視現實。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宮部美幸寫推理小說──就算你沒讀過宮部美幸的作品或者根本不讀推理小說,可能都知道這事,甚至知道宮部美幸的作品《模仿犯》多被推崇、寫了多少日本社會眾生相。 事實上宮部美幸不止寫推理小說。她也寫時代小說、奇幻小說、科幻小說,有時候還會把不同類型混在一起寫。故事的發生背景可能是現代的日本,也可能是江戶時代的市街、古今相互穿越,或者完全架空的異世界大陸。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在你的閱聽經驗裡,或許看過一種作品,把「奇幻」和「科幻」元素放在一起講述故事。 不,不是那種用新科技在畫面上做出炫麗奇幻效果的作品──那種作品現今的確不少,只要大老闆出得起錢就能有還算可以的畫面,但大多數故事內容連「還算可以」的邊兒都搆不著。 完整文章
文╱劉宇昆 我最早的記憶是從我哭個不停開始的。無論媽媽和爸爸怎麼安撫,我都不願意停下來。 爸爸放棄,走出房間,但媽媽帶我到廚房,讓我坐在早餐桌前。 「看,看。」她說,從冰箱上抽出一張包裝紙。多年來,媽媽都會小心翼翼割開聖誕節禮物的包裝紙,收在冰箱上面厚厚一疊。 她把紙放下,沒有花色那面朝上,開始摺起來。我停止哭,好奇地看著她。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布蘭登.山德森、尼爾.史蒂文森、丹.西蒙斯⋯⋯每回聽到國內出版社要出這幾位作家的新書,就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心亂如麻。 喜的自然是他們的小說真的非常好看。 山德森已經廣受國內的奇幻讀者熱愛,就算不是奇幻迷,可能都讀過他的《迷霧之子》。山德森的故事架構初看很傳統,但會埋入許多出乎意外的設定,奇幻部分絕對會讓類型鐵粉覺得爽快,而整個故事其實會跨出類型、吸引更多讀者的注意。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