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劉宇昆 夜裡,天上掛著半個月亮,一聲偶然的貓頭鷹叫聲傳來。 一戶生意人家,丈夫、妻子和所有家僕都被遣走了,偌大的房子安靜得詭譎。 我和父親蹲在庭院裡,文人石後面。透過石上的許多小洞,能看見那戶人家兒子房間的窗戶。 「小君啊,我可愛的小君……」 年輕人囈語似的呻吟令人不忍。他半瘋半傻,為了他好,父親把他綁在床上,留了一扇窗沒關,讓遠處田間的清風帶走他悲傷的呼喊。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在《飢餓遊戲》、《移動迷宮》、《紅色覺醒》、《夜之屋》等書暢銷的那幾年,「YA小說」成為一個時常聽到的圖書分類;也因為這些暢銷書目的緣故,那時提到「YA」,就常會連帶出現「科幻」、「奇幻」、「學院」或「反烏托邦」的印象。 「YA」是「Young 完整文章
文/陳郁如 修煉系列寫到第五本,越來越發現我的生活也跟故事緊緊相連。我當然還是沒有法力,也不是動物精,但是,我越來越相信人與人間的緣分,更相信每一個不同的心念可以導引出不同的結果,也相信生命的魔法就在每個人身邊。 完整文章
文/陳彥冲(新北市莒光國小教師)   「所以,如果你是動物精修煉而成的,你覺得自己會是什麼動物啊?」 每當有孩子上鉤,隨著我的腳步跌入《修煉》的世界,我都會禁不住想問問他們這個問題。 「我覺得應該是法鬥吧!法鬥很可愛!」男孩睜大了眼,興致勃勃的說著。 我逗他:「照我看啊,你比較像吉娃娃。」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什麼時候起,當孩子說出充滿空想的天真話語,我們不僅不感到興奮、開心,反而覺得被挑戰、被冒犯了? 又是什麼時候起,我們一邊讚嘆某些奇思幻想的瑰麗,為之深深感動,卻又告誡自己那樣不切實際、不可能、不合理? 受到社會常規與常識薰染束縛的成人,漸漸失去感受性與想像力感知靈魂的存在,亦即,我們在我們視之為「現實世界」的框架哩,僵死了。 完整文章
公視影集《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像是加了奇幻或科幻元素的劇情片,吳曉樂的文字原著《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則是更加貼近現實的教學現場觀察紀錄片。同樣的題材在不同創作者手上會變成樣貌不同的作品,而好作品都會讓人從中透視現實。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宮部美幸寫推理小說──就算你沒讀過宮部美幸的作品或者根本不讀推理小說,可能都知道這事,甚至知道宮部美幸的作品《模仿犯》多被推崇、寫了多少日本社會眾生相。 事實上宮部美幸不止寫推理小說。她也寫時代小說、奇幻小說、科幻小說,有時候還會把不同類型混在一起寫。故事的發生背景可能是現代的日本,也可能是江戶時代的市街、古今相互穿越,或者完全架空的異世界大陸。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