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第七屆版權營,邀來世界各地的出版人,有的是將亞洲文學成功賣到全世界的版權代理,有的是買下好書的外國編輯,更不乏為知名影視公司尋找好故事的新銳書探。今年,以「從文字出發,朝世界邁進」為主題,聊聊彼此對書市的觀察。 《82 年生的金智英》風靡全球,韓國書市觀察 完整文章
露意莎.奧爾柯特1868年的經典作品《小婦人》,再次被搬上大銀幕,這部即將上映改編電影,中譯片名將會叫做《她們》。 電影由《淑女鳥》導演執導、編劇,描寫這段美國南北戰爭期間,馬區家四姐妹的故事。個性迥異的她們,對於個人理想、愛情的追求,交織成傳統時代下令人動容、引發讀者共鳴的故事。 「我想走自己的路。」 「沒有人能走自己的路,特別是女人,女人就是要嫁得好。」 「但您就沒結婚。」 完整文章
文/葉佳怡 「性」在二十一世紀初的台灣還算禁忌嗎?一方面我們進口了商業大片《格雷的五十道陰影》三部曲,讓光裸身體的帥總裁為觀眾揮鞭歡愛;但二○一七年在台灣出版的日文自傳小說《老公的陰莖插不進來》,卻光連書名都被部分網友批為「出版業向下沉淪」。於是我們知道,若禁忌真的存在,問題應該在於:為什麼有些性被當作「正確的」、「美的」,而有些性(甚至是無性)是「不道德的」? 完整文章
文/奈爾.傑斯坦尼;譯/吳書榆 一九九〇年代初期,經濟學家阿馬蒂亞.森恩計算出有一億的女性消失了。女性的壽命比男性長,因此女性人口應多於男性。在英國、法國與美國,大約是每一百零五位女性對一百位男性,但森恩發現,在某些國家,男性人口超過女性。在中國與孟加拉,大約僅有九十四名女性對一百位男性,巴基斯坦則為九十。把這些缺口加總起來,森恩發現全世界大約少了一億名的女性。 完整文章
文/王楚蓁 「風景都是錯的,風景都是錯的,風景都是錯的。」──葉青 三月天,美東風雪不斷,收到她寄來的最後定稿,「我想我的詩比我的理性更了解我」,她嘆了氣:「這兒也是忽雲忽雨。」我感受天涯傳來的倦,千山萬水無人能不渝陪伴的倦。風景都是自己看的算,此刻的她,也許走得太遠。 不見 2010 年夏末我們在生態綠咖啡館為詩集首度定稿,彼時葉青的詩在 PTT 完整文章
►►【果子離群索書】我所記得與不想記得的李敖(上) ►►【果子離群索書】我所記得與不想記得的李敖(中) 說李敖寫最好的是散文,是有依據的。《李敖文存》(1979年,共兩冊)收錄了好幾篇結構嚴謹、幽默巧智、格調高遠的文章,〈由不自由的自由到自由的不自由〉等文尤為上品,〈且從青史看青樓〉、〈中華大賭特賭史〉等篇,則延續《獨白下的傳統》主旨,出入於古今之間,插科打諢,卻寫得擲地有聲。 完整文章
文/吉娜.戴維斯 當我開始透過女兒的眼睛來看兒童節目,我驚覺到我們的下一代正在觀看、吸收一個習以為常但卻相當偏頗的性別觀。這些兒童節目總是預設由男性來從事有意思的活動,將這種性別歧視變成習以為常。身為一名母親,我認為兒童應該擁有正確的性別教育:男孩與女孩,各方面都應該平等對待。 吉娜.戴維斯 吉娜.戴維斯(Geena Davis)曾獲奧斯卡金像獎。為「吉娜.戴維斯媒體性別研究所」創辦人。 完整文章
文/佩姬.歐倫史坦 我希望讓她知道,她當然可以追求成功,但是更能在失敗後再重新站起來,受傷卻不受挫,難堪卻不難過。我希望讓她明白,她擁有許多內在與外在的豐富資源,她不需要總是當那個漫畫裡的完美女孩。 佩姬.歐倫史坦 佩姬.歐倫史坦(Peggy Orenstein)著有暢銷書《灰姑娘吃了我女兒:來自新興超級女孩文化前線的特急件》(Cinderella Ate My Daughter: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