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劉芷妤 剛從責編手上拿到這本書的書稿時,書名還是從韓文書名直譯過來的《我女友的瘋狂女性主義》,在我讀的過程中,我也一直覺得這書名挺好的,那「瘋狂」兩字表達了書中第一人稱自述的「我」對於女友用行動實踐的「女性主義」並不認同,甚至認為那脫離社會常軌,不只自己不認同,「想必」「大家」都不認同吧。而這個猜想也確實從書中得到驗證。 完整文章
「你以為我說故事是要你得到教訓嗎?怪物說。你以為我穿越時空徒步至此,是為了要教你友善的一課嗎?」《怪物來敲門》裡的怪物對男孩主角這麼說。故事不總是甜美溫暖,它們可能會讓我們害怕、受傷,但真正的好故事,會替我們未雨綢繆,替後續的人生挑戰預做準備。 完整文章
文/魏于婷 「討厭」是一件非常主觀、私密的事。因為過於主觀且私密,有時要坦白、誠摯地分享出來,反而是一件難事。也因此看到張亦絢的書名《我討厭過的大人們》,再看到輯次:與書名同名的第一輯、第二輯〈有多恨〉。實在讓我不得不好奇,她要怎麼描述自己「討厭」的心理狀態,尤其她討厭的對象還是那些「大人們」。還有她究竟恨了什麼或許普世人類也有可能恨的人,或事,或物。 完整文章
先說我的結論:可以,因為就算假設男人擁有受精卵,他們也不擁有「懷孕服務」。 在國發會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上,最近有人提案修正《優生保健法》第9條關於「中止懷孕」的但書。以現行條文來說,若不是因為疾病、生命危險、因強暴懷孕等理由,已婚女人若要中止懷孕,必須取得配偶同意。提案人認為這剝奪女性身體自主,讓配偶什麼都不需要做,就能讓已經懷孕的女性無法接受合法的中止懷孕措施。 連續劇等級的鬥爭 完整文章
文/朱莉安娜.弗里澤;譯/趙崇任 不同性別的科系與職業選擇幾乎根深柢固,例如男性操作設備,而女性照顧人們。然而,一項職業的社會地位若產生變動,便會使整體結構受到影響,值得注意的是,由於坐在辦公室的工作在六○年代無法帶來社會地位,使寫程式在當時被視為是典型的女性工作(現在卻為男性所把持),因此從業人員多為女性。 完整文章
這三個詞有類似命運,它們都不斷被別人提醒「不要只想到你自己」,像是: 「女人也會說教,為什麼只針對男性?」 「女性主義的目的是性別平等,既然平等,為什麼是『女性』主義?」 「『黑人的命很重要』(Black Lives Matter),其他人的命就不重要嗎?為什麼不改成『All Lives Matter』?」 己願他力問題 完整文章
Readmoo讀者支持的、來自世界各國知名學者的重量級歷史專論很多,但有一本由台灣本土作者撰寫、相對輕簡的歷史「散文」,長年佔著暢銷榜和閱讀榜的名次;沒讀過時會讓人覺得意外,一讀就會覺得這書會賣是理所當然。 因為作者講的不是「歷史」,而是「故事」,那些歷史人物全成了有血有肉的角色,有的長得不錯有的腦子不差,沒那麼多憂國憂民或胸懷大志,就是和你我一樣在世上生活呼吸試著活得開心一點的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