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上跟女性相關的議題很多:月經、產假、姓氏、身材、物化、厭女、其他性別歧視⋯⋯不勝枚舉。但對一些人來說,回應這些議題的方法只有一種:「可是男生要當兵,女生不用,如果女生要去爭取什麼,先當兵再說」。基於很多理由,這種說法不但不合理,也顯示說話的人缺乏討論態度或能力,以下我試圖說明這些考慮。 萬能鑰匙是好鑰匙但是⋯⋯ 若一個說法能回應所有說法,那它八成不是好說法,舉例: 笑死 完整文章
文/馬雅人(馬雅國駐臺辦事處 PTT mayaman) 某個燥熱午後,我滴著現代社會象徵著男子氣概的汗水,滴在現代社會非男子氣概的腰間贅肉上。滑開手機收到盧省言的訊息。原來是她的新書《有毒的男子氣概》付梓,希望身為生理男性的我,可以掛名推薦這本書。女性有求於男性,男性拔刀相助,頗有中世紀騎士精神。當然馬上一口答應。 完整文章
文/趙思樂 小姐們崇拜葉海燕,有一天提出帶她去她們工作的高檔KTV裡玩。這次機會讓葉海燕第一次發現,小姐的真實工作比她想像的要殘酷許多。那個晚上天很冷,小姐們穿著清涼,坐在四面透風的KTV大堂裡裹著外套,裸露的胸脯凍得通紅,一來客人就要把外套脫掉站起來,任人挑選。 KTV 完整文章
文/喬郁珊 只要是妳真心喜歡的,那就是妳的一部分。 只要是妳真心感到自在之處,那就是妳的歸屬之地。 每一個世代的人,都值得擁有屬於自己的《 小婦人》 完整文章
文/伊藤詩織;譯/高秋雅 我經歷了破壞性的一瞬間。當我被好朋友說,「臉上再也沒有從前的笑容」時,這令我打擊很大。我相信自己沒有任何改變,但事實上,我不再像是從前那樣,有如一顆充飽氣的氣球。現在,我像是只是把破了洞的表面用膠帶補強,不如以往的堅韌彈性。但我仍然是我,不曾有過改變。 完整文章
文/陳昭如 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在《旁觀他人的痛苦》裡,對於人們透過媒體看到苦難有著一針見血的批評: 「我們感到憐憫,指的是我們感到自己不是製造苦難的幫兇。我們的憐憫宣告了我們的無辜清白,以及我們宛如真切的無能為力。甚至可以說,不論我們懷抱多少善意,憐憫都是個不恰當,甚或隱含侮辱的反應。」 完整文章
文/臥斧原載於【臥斧.累漬物】,經作者同意轉載 剛收到《原力思辨:哈佛法學教授用星際大戰解析生命中重要的事》(The World According to Star Wars)稿子時,直覺這書有點麻煩。 倒不是書不好讀。相反的,這書十分有趣,篇幅不長、節奏暢快、行文輕鬆,而且談到的面向比想像到的多出許多──很多面向關於作者凱斯.桑思汀(Cass R. 完整文章
編譯/黃彥霖 美國書市這一年多來因總統大選而造成的起伏未歇,瑪格麗特.愛特伍(Margaret Atwood)的反烏托邦經典《使女的故事》(The Handmaid’s Tale)也再次衝回銷售排行榜。 不過這不單單只是因為總統換人而起的一時議題。由川普領頭的新政府最近頻頻掀起打壓女權的爭議,不只對白宮女性員工的穿著發表意見,更重啟了反墮胎的「墨西哥城政策」(Mexico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