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意莎.奧爾柯特1868年的經典作品《小婦人》,再次被搬上大銀幕,這部即將上映改編電影,中譯片名將會叫做《她們》。 電影由《淑女鳥》導演執導、編劇,描寫這段美國南北戰爭期間,馬區家四姐妹的故事。個性迥異的她們,對於個人理想、愛情的追求,交織成傳統時代下令人動容、引發讀者共鳴的故事。 「我想走自己的路。」 「沒有人能走自己的路,特別是女人,女人就是要嫁得好。」 「但您就沒結婚。」 完整文章
文/許欣瑞(「波栗打開開」資源網召集人) 拜託所有我的女性朋友,看完這本書,然後來談談你覺得女性情慾是什麼,我相信統合出來的答案,一定會既精彩又深奧。 當年為了寫開放、多重關係的論文,訪談近20位女同志(其他20多位則是男同志),最讓我驚嚇的不是關係的多樣性,而是女性情慾揭開了自身一部份真實,展示在我一個男同志面前,我第一次意識到,男性與女性的情慾真的迥然不同。 完整文章
文/朴是炫;譯/劉小妮 我和先生決定休婚的過程雖然微不足道,但卻極為醜陋、痛苦和淒慘。在一起看到彩虹的那天,我們邊喝酒邊寫下「希望對方能做什麼」。我對自己承諾,一定要遵守這些事,但在現實的生活裡,價值觀的差異不停地折磨我們。如果有什麼比「承諾」更強大的話,那一定就是「差異」。 完整文章
文/朴是炫;譯/劉小妮 二○一三年的冬天,我結婚了。 二○一四年的夏天,我生孩子了。 二○一七年的秋天,我休婚了。 不知從何時開始,我和先生相處時,總感到不自在。每天我和孩子吃過晚餐、洗好碗筷後,是一天快要結束前最輕鬆的時間了。因為我可以在我最愛的空間,也就是寬二公尺、高一公尺的原木桌前寫作。對我那四歲的孩子來說,此時也是他最愉快的時光,因為他可以看他最喜歡的《小巴士 TAYO》。 完整文章
文/馬度芸 「就算是我錯了,我也認錯了,妳還一直講,有完沒完啊!得理不饒人!」連昇又生氣又害怕地說。 「你嘴上說對不起,其實根本不懂我傷心的是什麼,連聽都不想聽,只是一直叫我閉嘴!」萱怡又生氣又傷心地說。 以上是夫妻間很常出現的對話,但卻能從家裡吵到諮商室,兩個人在激動下話題繞來繞去,卻是在原地打轉,好一點的氣到面紅耳赤血壓高,激烈一點的氣到口出離婚或是拳打腳踢都可能。 完整文章
文/吳佳儀、李明濱 「哇~哇~~哇~哇~~哇~~」嬰兒響亮的哭嚎聲從隔壁房間不斷傳來,讓小如覺得快要精神崩潰了! 從小孩出生後開始,這四個多月來,小如沒有一天能夠好好睡覺,除了半夜被哭聲吵醒,每天擠奶、餵奶的哺乳工作,以及生產後的身心俱疲,都讓她不想再多花時間陪伴兒子。為什麼這個孩子只會哭鬧?為什麼她一點都沒有當母親的喜悅?小如無法克制心中對自己小孩沒來由的厭惡感。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