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香月美夜 在貴族院修完一年級的課程,剛返回艾倫菲斯特,韋菲利特隨即面臨了足以左右命運的重要抉擇。 此刻在領主辦公室裡的,只有齊爾維斯特、韋菲利特,還有騎士團長卡斯泰德共三人。韋菲利特很少在屏除了雙方近侍的情況下與父親交談。他感到十分緊張,再加上齊爾維斯特說出口的內容,居然是詢問他有無意願與義妹羅潔梅茵訂下婚約。 完整文章
文 / 洪仲清(臨床心理師) 之所以要自我隱藏,是因為仍走不過某個時刻的創傷。 創傷是這樣,那可以說是一段凝結的時光。在那之後,部分的自我便隨之消亡,遺留在過去,沒跟著歲月前進。 然而,那段時光會如同鬼魅,不如意的時候、夜深人靜的時候,會悄悄地佔領我們的記憶、我們的感情。我們會忍不住去想,如果回到以前那段時光,如果有某一個選擇不同,接下來的人生會不會因此不同? 完整文章
陳思宏長篇小說《鬼地方》,開頭就是一句問話:「從哪裡來?」 君自故鄉來,應知故鄉事。男主角陳天宏,在德國,男友愛問故鄉事。故鄉的地理不難回答,哪些樹什麼河流,侃侃引介,故鄉人事則只想迴避。 不想談故鄉,他把故鄉稱做鬼地方。他的故鄉,所謂的鬼地方,就是中台灣的彰化縣永靖鄉。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從小由沒有血緣的外祖母養大的歷史小說名家井上靖,幼年在多方親族爭相拉攏的疼愛下成長,反而看穿了愛的形貌和本質。 幼小的他與飽受宗主家族白眼對待的外祖母結成同盟,等到十二歲外祖母去世時,才回到頻繁轉調的軍醫父母親家中,然而由於求學的緣故,卻又多半一個人寄住在親戚家。 完整文章
文/溫絲黛.馬汀;譯/許恬寧 我的姻緣天註定,註定會失敗。事情是這樣的,我選了一個帶著孩子的男人。專家預估全美一半以上的成年女性,一生之中將有某段時期嫁給這樣的伴侶,但這樣的組合高達七成將以失敗收場。[1] 從各種數據來看,在說出「我願意」的那一天,最好也順便挑好離婚律師。此外,最重要的離婚預測指標是伴侶先前的婚姻是否留下孩子。 完整文章
文/法蘭西絲卡.吉諾;譯/周宜芳 第一個吻是魔法。第二個吻是模仿。第三個吻是例行公事。 ——推理小說家 雷蒙.錢德勒 傳統和模仿不見得更有成效 我們之所以恪守傳統和固有的行事方法,至少有部分原因是認為它們背後一定有道理。例如,有耶魯的研究團隊在一項研究裡發現,孩童會以大人為榜樣,而有樣學樣的忠實程度,甚至到了會模仿大人的錯誤。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四十年後,讀一本當年直至近前廣受歡迎、影響年輕心靈甚鉅的台灣文學作品,竟然有一種不止四十年,而是一兩個世紀差的感受,這是做為一個曾經非常喜愛這本書,並且為之感動落淚的讀者始料未及的。 重讀經典原來也是一件冒險,但也是極其必要的事。 因為你可能找不到當初為什麼深受撼動的那些點了,你為自己失去的某些東西而疑惑,到底是哪些東西呢?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本文標題出自作者蔡素芬1994年出版《鹽田兒女》的原序。 完整的段落是: 「寫法傳統,無非是對人物有了真誠的感悟,寧以切合他們感情的方式,平實表達俗世生活。大千世界,驚濤與靜浪原可並容,此處無意故做詭異瑰奇。故事是大眾裡的,自然也要歸屬於大眾。」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