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朴是炫;譯/劉小妮 二○一三年的冬天,我結婚了。 二○一四年的夏天,我生孩子了。 二○一七年的秋天,我休婚了。 不知從何時開始,我和先生相處時,總感到不自在。每天我和孩子吃過晚餐、洗好碗筷後,是一天快要結束前最輕鬆的時間了。因為我可以在我最愛的空間,也就是寬二公尺、高一公尺的原木桌前寫作。對我那四歲的孩子來說,此時也是他最愉快的時光,因為他可以看他最喜歡的《小巴士 TAYO》。 完整文章
文/馬度芸 「就算是我錯了,我也認錯了,妳還一直講,有完沒完啊!得理不饒人!」連昇又生氣又害怕地說。 「你嘴上說對不起,其實根本不懂我傷心的是什麼,連聽都不想聽,只是一直叫我閉嘴!」萱怡又生氣又傷心地說。 以上是夫妻間很常出現的對話,但卻能從家裡吵到諮商室,兩個人在激動下話題繞來繞去,卻是在原地打轉,好一點的氣到面紅耳赤血壓高,激烈一點的氣到口出離婚或是拳打腳踢都可能。 完整文章
文/吳佳儀、李明濱 「哇~哇~~哇~哇~~哇~~」嬰兒響亮的哭嚎聲從隔壁房間不斷傳來,讓小如覺得快要精神崩潰了! 從小孩出生後開始,這四個多月來,小如沒有一天能夠好好睡覺,除了半夜被哭聲吵醒,每天擠奶、餵奶的哺乳工作,以及生產後的身心俱疲,都讓她不想再多花時間陪伴兒子。為什麼這個孩子只會哭鬧?為什麼她一點都沒有當母親的喜悅?小如無法克制心中對自己小孩沒來由的厭惡感。 完整文章
文/蘇珊・佛沃、唐娜・費瑟;譯/郭庭瑄 通常到了認真許諾、約定終身那一刻,你應該已經非常了解你的伴侶,也見過或聽說過對方的家庭成員和狀況,例如哪些家人是溫和寬容的大好人,哪些是專橫霸道的控制狂,哪些又是愛裝可憐以博取同情的受害者角色。 完整文章
文/洪培芸 保持「安全距離」,既能保護自己,也能讓對方意識到你的界限。 「你到底是有沒有打算要生啊?都沒在計畫嗎?」 電話那端來自家人焦急、催促又帶著逼迫的聲音,讓你在下了班的傍晚疲憊不堪,同時煩躁、惱怒,欲振乏力,卻又繃緊神經。 「生小孩是兩個人的事啊!怎麼都是對我說呢?怎麼都把壓力丟給我呢?」 完整文章
文圖/馬修 大家都說男生結了婚會變,我自己回想起來,覺得我在婚前婚後是沒太大改變啦!(但馬修太太怎麼想,我就不清楚了!)如果真的要說有不一樣的地方,我想應該是我的肚子吧!變的更大、更肥了! 比方說,我從交往第一天到現在7 年多,每天一張畫送給太太,其實也代表著我對她的心意,以及不變的愛。除此之外,小孩剛出生的那段時間,晚上、凌晨需要親餵鵝子的時候,我一定會起床一起陪著太太。 完整文章
假設你在家庭方面觀念傳統,認為人就是該成家養育下一代。假設我在性方面很淫亂,你會認為政府應該禁止我結婚來「懲罰」或「矯正」我嗎? 你不會,因為這哪招?也太跳痛了! 事實上,那些家庭觀念傳統的人,遇見遊戲人間的晚輩,可能會講的建議反而是「談個穩定的感情,然後結婚定下來」。 當主角是異性戀的時候,這些人不會說淫亂的人沒資格結婚,正好相反:婚姻是淫亂的解決方案。 完整文章
文/阿力斯.泰森;譯/陳重亨 一九九四年的冬天,高大魁梧的四十七歲美國人提摩太.布雷克威爾(Timothy Blackwell)就帶著一位菲律賓女孩蘇珊娜.雷梅拉塔(Susana Remerata)回到西雅圖。他只是個勞動工人,肥胖超重又禿頭,大概難以博得女性青睞。他們兩個剛認識時,她才二十一歲。她長得美麗而嬌小,只有四十五公斤,而且一直夢想著能去美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