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篇提過,在硬梆梆的文化基本教材《論語》裡,孔子的聖人形象,就有如故宮博物館前──雙手交疊,毀人、我是說誨人不倦的那尊雕像般,瞻之彌高、仰之彌堅。但事實上若以更抒情、更感性的邏輯來解讀《論語》,孔子開的也不是那種不點名不開罵的營養學分。我們現在喜歡說大學生什麼孺子不可教,什麼人形墓碑,孔老夫子固然沒有五十道陰影,但孔門賢人中仍有頑生劣徒,有待他老人家好好調教。 完整文章
日本昭和時期作家中島敦的《山月記》最近於台灣出版,這部改編自中國志怪史傳的小說,絲絲纏纏,將古典文獻中幾個生硬冷澀卻又身世驚奇的人物,以更體貼更柔軟的模型再以重塑,宛如水泥混摻了乳膠漆,將原先平板板訂在牆面上的名字,稜角玲瓏地勾勒出來。 這其中,就包括了《論語》中的孔子和子路。 完整文章
於 2016/1/14 首播的「經典也青春」,再度邀請到了前《聯合文學》、《印刻文學生活誌》的副總編輯周昭翡來到節目現場,為我們領讀德國當代存在主義哲學家、漢娜・鄂蘭的老師及終身摯友卡爾・雅士培(Karl Jaspers)的代表作──《四大聖哲: 蘇格拉底、佛陀、孔子、耶穌》(Die maßgebenden Menschen: Sokrates, Buddha, Konfuzius, 完整文章
「人生識字憂患始。」──蘇軾。 識字,或說得到知識,是憂患的開始,還是快樂的源頭?如果答案是前者,知識/智識讓人憂患,拋開書本才能好好享樂,那麼書籍是不是應該列為禁品?藏書是違法的,公部門應當毀滅藏書,重罰書主? 《華氏 451 度》提出這樣的思考。 《華氏 451 完整文章
想在中文系裡開課講《文心雕龍》有點艱難。稍具備語文常識的同學,可能知道它是「古典時期第一部文論專著」,更混一些的同學則會說「老師,這門課聽起來好威」或「好難」,然後轉而選些輕鬆的學分;就算我的鄉民名號再怎麼響亮,這課還是很難開成。 完整文章
時間:2015 年 6 月 27 日(六)10:00-12:00 地點:蓮德品素天地(台北市中正區寧波西街82號B1) 主講人:周道協會學術顧問、覺明讀書會指導老師 張易生老師 交通指南:中正紀念堂站2號出口,直走到寧波西街右轉 費用:免費 報名方式:0963579943/線上報名。(參加者請報名) 完整文章
最近有兩個熱門話題,一個是有學者提倡讀古文可以拯救道德淪喪的台灣,另一個也和道德有關,那就是網路霸凌讓一名年輕楊姓女模輕生,社會針對網路霸凌一片熱議。 那我在這裡兩個話題一次滿足吧!我想說的是,古文教育不能廢,但我們也不能用讀古文變得更有倫理道德。 完整文章
「攵」(音撲)這個部首恐怕認識的人不多了,但它其實是漢字體系裡很重要的組字元件。 一般字典裡收有「攵」部件的字至少上百個,如果收字量全面一點的字典,罕用字加起來甚至會到三百字以上。 如果你看「攵」的形狀長得像注音ㄅㄆㄇ的「ㄆ」,那你還真沒猜錯,注音「ㄆ」正是因「攵」而成立的。當年章太炎在設計注音字母(即注音符號前身)的時候,就是以「攵」的字型和發音來做「ㄆ」的原型。 完整文章
文/鄭圓鈴 很多人認為要培養閱讀能力沒什麼太複雜的技巧,就是大量閱讀,大量閱讀自然就會增加很多的背景知識,進而提升閱讀能力。 大量閱讀的確是需要的,尤其在剛起步學習的時候,大量閱讀可以幫助我們認識、接觸這個世界,可以讓我們快速累積很多知識。透過大量閱讀,也許可以培養出一個知識豐富的小孩,但是他未必能成為一個有想法,有創造力的人。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