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大約十年前,一個戲劇系教授辭了教職,搬到台北市臥龍街一帶的一戶公寓單位獨居。 這個教授,嗯,前教授,姓吳,單名一個誠字,看很多事都不爽──這是他離開學校、劇場以及家庭的原因之一,但不見得是唯一原因,吳誠幹很多事都是因為一時情緒激動(或者喝得太多),事後嘴上不認錯,心裡很後悔。 完整文章
文/沈允瓊;譯/簡郁璇 從小,我就無法正視別人的臉,人臉具有讓我忍不住別過頭的力量。反正所有人都長得差不多,也沒必要看得太仔細。我以為每個人都這麼想,直到小學一年級的某一天,我被班導師臭罵了一頓。 「老師不是在跟妳說話嗎?為什麼不好好看著我的臉?妳打算一直假裝沒聽到嗎?」 完整文章
文/漂亮家居編輯部 疫病大流行造成的防疫措施無限上綱終會趨緩,日後也有可能成為如流感、腸病毒等流行病常態出現,回歸到日常生活層面,每天所使用的各種空間,如住宅、辦公室、公共場所、商業空間等,在設計裝修時,舒適美感已是基本,未來的空間設計,能夠如何幫助我們在健康的人造環境中生活? 完整文章
文/郭葉珍 有一天,兒子突然跟我說:「妳知道我國中的時候,晚自習都在做什麼嗎?」 我說:「晚自習啊,不是嗎?」 兒子說:「其實那時我每週有兩天,固定跑去網咖玩線上遊戲。」 我兒子是電玩老手。他玩電玩就和我小時候交男朋友一樣,起因於覺得學校教的東西無聊、沒意義,反而是打電玩的時候讓他有成就感。藉由電玩遊戲,他可以輕易進入心流狀態[3],因此會一直想要玩。 完整文章
文/艾莉雅 除了請校外人士來演講小孩有興趣的題目,學校老師也會輪流準備有趣的議題來呈現。例如有次聖誕節快到了,學校想募款捐助給慈善機構。為了鼓勵小朋友捐助的精神,一位留著大鬍子很久了的年輕男老師自告奮勇把自己的鬍子標出去,其他老師只要加錢競標,就可以得到把他的鬍子剃掉的權力。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