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為了什麼去學校?」你是否想過這個問題呢? 我們在學校裡追求知識、學習人際關係,還有呢? 《學校在窗外》黃武雄指出, 人的存在須滿足發展「維生、創造與互動」, 並對現存的學校教育提出批判, 進一步討論「套裝知識」與「經驗知識」的區別。 本集節目將從主持人士博在社區大學任教的經驗出發, 一起探討學習與推廣知識的目的與做法, 以及攸關一生的「學習」、教育體系與教改等方面問題。 完整文章
文/凱莉.麥克唐納;譯/林麗雪 最近的一個晚上,莫莉和傑克和他們的父親在玩數學遊戲。當他們漸漸熟練複雜的計算,輪流嘗試挑戰我先生時,我從廚房可以聽見他們傳來的陣陣笑聲。這讓我想到,在成長過程中,我從來不會把笑聲、樂趣、合作、遊戲的概念與數學聯想在一起。 我在上大學前沒有喜歡過數學,雖然在學校靠著強背和照本宣科應付過,但我從來沒有喜歡過它。我從來沒有學會過,我拿到 完整文章
文/凱莉.麥克唐納;譯/林麗雪 心理學教授珍.托利(Jane Torrey)在一九六九年記錄一個沒有人教導的孩子,是如何學會閱讀的個案研究。〈無師自通地學會閱讀〉(Learning to Read Without a Teacher)這篇報告刊登在《初級英文》(Elementary English)期刊,後來被廣泛引用為自然閱讀的例子。 完整文章
文/黃武雄 之一 學校該做而且只做這兩件事 1 一般教育工作者用「德智體群美」五育拿來作為學校教育的目的,尤其人格教育更時常被當作學校教育的重要目標,不斷被提醒要努力加強。 我所以會從人存在於這世界的原始趣向:「維生、互動(或稱連結)與創造」出發,來探討學校教育的本來面目,是因教育應以個人內在的發展,作為唯一的目的,而不能以這一代人的價值觀為標準,去複製下一代人的思想行為。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再次地,主持人為領讀來賓宥勳談書的淋漓盡致,感到一股文學帶來的充沛能量,心中自然讚嘆:「是啊,好小說就是這般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好的說書,就猶如點中穴道,讓人直呼痛快。」 摘要如下: 一、這是一本講幻滅的小說,尤其做為書名的〈好個翹課天〉,及姊妹作〈彈子王〉更是寫善感的青春少年兄對周遭的人事物感到幻滅而困住的故事。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大約十年前,一個戲劇系教授辭了教職,搬到台北市臥龍街一帶的一戶公寓單位獨居。 這個教授,嗯,前教授,姓吳,單名一個誠字,看很多事都不爽──這是他離開學校、劇場以及家庭的原因之一,但不見得是唯一原因,吳誠幹很多事都是因為一時情緒激動(或者喝得太多),事後嘴上不認錯,心裡很後悔。 完整文章
文/沈允瓊;譯/簡郁璇 從小,我就無法正視別人的臉,人臉具有讓我忍不住別過頭的力量。反正所有人都長得差不多,也沒必要看得太仔細。我以為每個人都這麼想,直到小學一年級的某一天,我被班導師臭罵了一頓。 「老師不是在跟妳說話嗎?為什麼不好好看著我的臉?妳打算一直假裝沒聽到嗎?」 完整文章
文/漂亮家居編輯部 疫病大流行造成的防疫措施無限上綱終會趨緩,日後也有可能成為如流感、腸病毒等流行病常態出現,回歸到日常生活層面,每天所使用的各種空間,如住宅、辦公室、公共場所、商業空間等,在設計裝修時,舒適美感已是基本,未來的空間設計,能夠如何幫助我們在健康的人造環境中生活?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