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台北人(作者筆名)的長篇小說《台北故事》,速度超乎想像的快。一方面故事以一定的節奏持續推進,敘事俐落,不拖沓,一方面內容有股推力,像章回小說或連續劇,欲知後事,下回分曉,會讓人想追看下去。但其吸引力並非來自懸疑詭譎或峰迴路轉的情節,它的故事,尋常可見,但作者太會說故事了,一路牽引著你的情緒,掉落小說的漩渦之中。 《台北故事》一書有三感:畫面感,節奏感,空間感。 完整文章
文/張耀升 小編碎碎念:當上個世代的價值觀被下一個世代推翻取代的同時,一句「我愛你」也在不同世代中各自演繹著⋯⋯ 關於愛因斯坦的狹義相對論的時間膨脹,有個比方是這樣的:如果有一對雙胞胎兄弟,弟弟待在地球,哥哥上了高速火箭,火箭的速度越快,時間便越慢,於是天上一天,人間或許一年,地上的弟弟成了遲暮老人,天上的哥哥還是慘綠少年。 那是因為時差。完整文章
於 2016/2/4 首播的「經典也青春」中,邀請到了允晨文化的發行人、《書,記憶著時光》的作者廖志峰來到節目現場,為我們領讀收錄作家白先勇早期代表作的短篇小說集《寂寞的十七歲》。 〈寂寞的十七歲〉是白先勇 24 歲時,在預官學校邊畫著地圖邊完成的短篇小說作品。領讀人廖志峰談到,〈寂寞的十七歲〉這篇短篇小說雖然寫於 40 完整文章
編譯/陳慧敏 藏書如其人,自詡擁有國際視野的英國自由作家摩根(Ann Morgan)在 2012 年看著家裡的書架,突然感到慚愧,架上只有北美和英國文學,少有翻譯書,顯然有嚴重的文化盲。當時,倫敦正舉辦國際奧運,於是,她決定擁抱全球,以一年時間,來閱讀全世界。這樣的發願,讓摩根不但獲得了站上 Ted 論壇的機會,也在 2015 年初將經驗出版成書《Reading the World》。 完整文章
通過做愛「抓交替」,這種無名「惡靈」只有被纏上的倒楣鬼看得見。它會化身各種形象——你的至親好友或一臉欲求不滿的陌生人——相同的是突然進入視野,直直朝你走來,千萬,不要待在只有一個出口的房間(以利隨時逃跑),不要被它碰到,否則後果自負…… 這是 2015 年電影《It 完整文章
寫於 1964 年的《單身》(A Single Man)於 2010 年由新經典文化出版,書封用了前一年的改編同名電影(台譯:摯愛無盡)的劇照,從前導宣傳影片到阮慶岳的導讀都十分著重同志相關的橋段,出版社給讀者的所有線索,都將《單身》編入同志文學的隊伍。譬如前導影片提了《孽子》、《春光乍洩》和〈斷背山〉,呼籲讀者不要錯過「這些同志經典開場的時代鉅作」。《孽子》寫的是 1970 完整文章
文/黃錦樹(暨南大學中文系教授) 這是(《學校不敢教的小說》)個有教學熱忱的青年學者寫給想像中的中學生看的,台灣小說入門書。 它的自序〈給不認識的自己〉清楚的道出,它預設的對象是哪些人。如果藉由書中談論的王詩琅的小說〈沒落〉中一個日據時代獨特的台式中文詞語來概括,那即是「自己們」。 完整文章
文/起點台灣編輯 「2012年,是原創小說的時代」──這句話絕對不誇張。但見現代小說改編躍上螢幕的,多是文學作品,如白先勇《孽子》、琦君《橘子紅了》,或是紅遍華人世界打遍天下無敵手的金庸武俠系列。曾幾何時,依靠網路發跡,累積人氣和讀者的原創小說,紛紛售出影劇、遊戲改編版權,讓夢迴華美文字劇情的讀者,終有一日能見到心愛的小說化為真實的畫面。 完整文章
文/芒果青 說到華文文學的代表之作,《紅樓夢》永遠是要一奉十的經典小說。現代人為何要讀這部小說?在時空語境皆不同的情況下,我們究竟該用什麼樣的方式來閱讀《紅樓夢》,讓經典更容易地進到我們身邊?Readmoo 與群星文化主辦的「經典也青春」第四講,就邀請到清大中文系的助理教授楊佳嫻與資深出版人陳蕙慧主講「和女人一樣複雜:談《紅樓夢》裡的兩個男性人物」,為我們揭開紅學迷人之處。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