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安琪(東吳大學英文系教授) 《黑鳥湖畔的女巫》一九五八年由伊莉莎白‧喬治‧斯匹爾撰寫,她參照詳實的歷史資料,以生動的筆觸描寫一位十六歲的少女勇於戳破大人世界的宗教狂熱和矛盾謬誤。此書的出版深具歷史文化與地理環境意義,更蘊含跨越時代的勇氣,啟發當今讀者。 完整文章
文字/薛西斯、鸚鵡洲;筆訪/愛麗絲 問:兩位《不可知論偵探》的合作是怎麼開始的呢?在合作前對彼此其他作品的想法是什麼呢?此次合作過程中,有哪些印象深刻的經歷呢?會想修改對方的劇本或者漫畫嗎? 答: 鸚鵡洲:一開始合作的契機是 CCC 舉辦的提案說明會,在說明會上看到了海鱗子相關的人設與故事方向,當下便有各種角色外觀畫面等浮現在腦中。各方面都很切中我喜好的狀態下便向編輯應徵了(?) 完整文章
《鬼地方》之後,陳思宏寫了另一部夏日系列的長篇小說《佛羅里達變形記》。 《鬼地方》寫空間,以空間帶出時間;《佛羅里達變形記》寫時間,用時間拉開空間。但兩者都在描述生命的崩壞、混亂等狀態,藉由朝陽、暴雨、陰霾等成長經歷中的多變氣候,呈現束縛與自由、沉淪與脫逃、夢想與失落等對比。 完整文章
文/陳紫吟 女性主義先鋒吉爾曼(Charlotte Perkins Gilman)在距今一百多年前寫下哲學著作《男性建構的世界:我們的雄性本位文化》,藉由家庭、宗教、政治和經濟等多個領域的實際情況來說明我們的世界是如何被男性所建構,吉爾曼試圖說服讀者們:我們的社會有以男性為標準的問題,而這個問題同時也是使得人類社會無法健全發展並停滯不前的原因。 打破男性建構的世界:為了平等 完整文章
文/犁客 1934年9月,他在加拿大出生,祖父是加拿大猶太代表大會的首任主席,極具人望;外祖父是個拉比,也就是猶太教當中的智者,會在宗教儀式中擔任重要角色。祖父與外祖父在猶太社區及團體中備受敬重及深具影響力,他的父親經營的服飾商場也頗受歡迎,雖然不算大富之家,但衣食無虞,他曾經自承,「我從小就穿西裝。我試過牛仔褲,但就是不大對勁。」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很多人以為小說《蒼蠅王》是一個「一群男孩遇難漂到一個荒島上進行野外求生」的故事。 「一群男孩遇難漂到一個荒島上」這部分沒錯,但《蒼蠅王》不是一個野外求生的故事,而是一個蠻荒與文明、暴力與秩序對抗的故事,其中還有幾個象徵,帶到科技以及宗教對人類的影響。 完整文章
文/臥斧 遇上火車出軌事故之後,我沒有參加過任何類似團體,腦中的資料庫裡沒有相關記憶,想來在意外發生前也沒接觸過。我問安帛能否參觀團體聚會,安帛說今晚就有為上班族安排的深夜聚會,她也會參加,歡迎我一起加入。 聚會地點在這城東北緣的商業區,上下班時間交通繁忙,捷運班班客滿,還經常塞車;不過這個時間捷運站沒什麼人,路上的車也不多,整個區域充滿彷若巨岩的辦公大樓,只有零星窗戶透出燈光。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