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克里斯.史特曼;譯/鄭淑芬 在那個諸事不順、至少三分之二的人生分崩離析的夏天,我在某個晴朗的日子走進俄亥俄州一個「精神資源中心」。我是去那裡算塔羅牌的,而這件事從好幾個方面來說,都不像是我會做的事。 理由一:我不相信塔羅牌。理由二:那個週末,我是去俄亥俄擔任一場無神論研討會的講者。理由三:帶我去算塔羅牌的朋友,是我以前在一間無神論非營利組織工作時的同事。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們對世界的認識,是從一無所知當中先慢慢熟悉某些物事、在腦中歸納出它們的共同點,連結起它們和我們的關係,再把它們和其他未知放在一起,比較出異同,從已知的那些去推斷未知的那些對我們有利?對我們有害?對我們有什麼用?和我們有什麼關係?⋯⋯諸如此類。 完整文章
科幻或奇幻小說改編成影視作品,有時為了節奏有時為了聚焦,必須做出適當的刪減,所以,如果閱讀鶲著,常常更能了解在影像敘事裡沒能仔細講述的設定細節。 另一方面,雖然「科幻」(未來、宇宙、人工智慧)和「奇幻」(中世紀、幻想生物、魔法與咒語)給人的印象完全不同,但本質其實幾乎相通,許多擅長其中一個類型的作家,也會在另一個類型交出厲害作品。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本文涉及《沙丘》小說及電影情節,請自行斟酌閱讀 相當緩慢地讀完《沙丘》(Dune)小說第一部,也看了同名改編電影。 電影的改編其實不壞。視覺設計很好──這也是身兼導演及編劇之一的維勒納夫(Denis 完整文章
我還記得讀完《痛苦編年》當下,在臉書上瘋狂搜尋作者王俊雄的帳號,急忙傳訊息給他,只為了感謝他寫出這麼動人的一本書。傳完訊息才後悔,深怕對方把我當成瘋狂粉絲。 很難說明當下的感受,奇怪的是,讀完《痛苦編年》,有一種閱讀宗教書的感受,彷彿一本《地獄遊記》或是觀落陰之旅⋯⋯彷彿真的看見了,痛苦。 完整文章
在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Covid-19,2019冠狀病毒病,俗稱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前,我們還能隨心所慾地出國旅遊時,良好保留大量古蹟的歐洲各國,是熱門的旅遊景點。 歐洲大小城市,一定會有教堂,不少是中世紀遺留下來的,中世紀城堡也很常見。我每到一個城市,除了各種博物館和廣場,最愛逛的就是中世紀教堂和城堡來發思古之幽情。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