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芭娜.阿拉貝得 如果你沒有遇過戰爭,那你可能以為炸彈只有一種。其實炸彈有好多好多種。我學東西學得很快,所以很快就知道炸彈的種類。有一種分辨的方法是聽炸彈的聲音。 有一種炸彈聲音很尖,會像口哨一樣尖叫好久,最後是很大聲的轟隆隆。 另外一種聽起來像汽車引擎,哼嗚、哼嗚,然後再轟的一聲。 完整文章
文/米歇爾.仇克斯(德國權威法醫) 2011 年 7 月 7 日,柏林天氣悶熱。退休人士海恩茲.葛拉柏斯基和庫爾特.曼斯菲德愜意地坐在施普雷河畔,在一株柳樹的樹蔭底下坐在折疊椅上釣魚。這兩位老先生既沒有釣到擬鯉,也沒有釣到梭鱸,反倒是發現了一個有輪子的行李箱被纏在河岸的灌木叢裡。 完整文章
文/Yvette 說起來買這本書純屬意外。你看看這書名,想都不用想,波斯菊花海中還能有什麼?!當然是屍體啊!《HQ 事件的真相》不就這樣嗎?本來想種繡球花的,挖一挖就冒出失蹤多年的少女骨骸了。如果不是屍體,那就是潛伏於人心中的魔鬼之類的,看看坂口安吾的名作《盛開的櫻花林下》,為了取悅新歡而殺了舊愛,多驚悚呀! 完整文章
上周提到:「我們現在只懂得看眼前的收視率,追逐下一分、下一秒的點擊,只知道官能的刺激可以帶來收益,卻不懂得在深沉的人性裡,埋藏的才是巨大的回報。」 似乎話說得太簡略了,我得補充一下。 現在大家貶抑八卦報最常用的說詞,就是「只會用裸體加屍體來吸引眼球」。這其實是對八卦報的無知。如果認真觀察蘋果頭版,你會發現許多出乎意料的頭條,脫離裸體加屍體的公式,例如「背母求醫的孝子」。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