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跑讀事件簿】Case09:不只是借「毒」殺人,漫談毒殺事件的美麗與哀愁

文/犁客 在華文創作領域裡,葉桑是位傳奇人物。 在林佛兒創辦的《推理》雜誌裡,葉桑發表過超過三十篇作品,1987年「林佛兒推理小說獎」第一次舉辦,得獎作品中也有葉桑的創作。不只推理,青春校園、愛情、奇幻⋯⋯葉桑幾乎不曾限制自己的創作類型,多以短篇為主,光是1985年到1995年間,就出版了十三本短篇…

【推理跑讀事件簿】Case03:前方高能!傳奇對決之推理作家大亂鬥

文/犁客 台灣歷史最悠久、至今仍然持續舉辦的推理文學獎,應該是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的「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以短篇為主,到2021年已經舉辦了十九屆;歷史較短一點,但也已經辦了七屆,而且有日本新本格大師島田莊司掛名的「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以長篇為主。當年曾經為台灣的推理迷帶來許多養分的《推理雜誌》…

【讀墨推薦書:選這本正是時候!】讓讀者、作者與作品本身三贏的作者

有些作者每回出版新作,都能讀出更強烈的企圖及不同技巧的明顯進步。例如這一位。 有些作者每回創作都會試試跨出自己熟悉的領域,可能是結合更多自己有興趣的題材,可能是前往不同的類型探險。例如這一位。 有些作者每回都會想想,能否藉由不同表現形式,讓自己的故事接觸到更多不同的讀者。例如這一位。 你可能讀過她的…

「推理小說中,我特別喜歡那些胖胖的警部廢物」──專訪《讀日文:潛入推理迷霧看日本經典》作者戶田一康

文/愛麗絲 「推理小說裡,配角好像都是廢物啊,」戶田一康笑著說起推理小說不成文的規定,尤其是警部的角色,總是很容易被兇手的詭計欺騙,但在他們的襯托之下,名偵探的推理也更顯得出眾。「總是說著『好,我知道了!』,卻從來沒有猜對過,」配角們荒誕不羈的說法,有時也成為殘酷事件中的調味劑,讓讀者的心情不那麼沈…

就算不記得故事,你也不會忘記這個「詭計」──專訪日本推理作家北山猛邦

文/獨步文化 北山猛邦在2002年以本格推理小說《鐘城殺人事件》出道,敘述在末日時代中執業的偵探、少女助手及預言會毀滅世界的女性,捲進發生在古堡「鐘城」的連續獵奇殺人事件。故事有耳熟能詳的本格推理關鍵字,諸如「偵探」、「助手」、「密室」、「不可能殺人」、「機關詭計」等,也加入幻想小說的色彩:掌控世界…

青春與日常的突破──專訪初野晴

文/寵物先生 「我想挑戰青春小說可以寫到怎樣的程度。」初野晴說。 初野晴2002年以《水時鐘》(水の時計)獲橫溝正史推理大獎出道,至今已有十多本作品,最為膾炙人口的「春&夏推理事件簿」系列,在台已有《退出遊戲》、《初戀品鑑師》、《幻想風琴》三部譯作出版。此次受出版社之邀來台,於台中、高雄、…

【經典也青春第16講】行走在黑霧未散的白夜──從松本清張到東野圭吾

文/葉維佳 「經典也青春」第十六講,資深出版人陳蕙慧請來中興大學陳國偉教授,談日本推理小說大家松本清張與東野圭吾。講座一開始,陳蕙慧就向陳國偉拋出了扣題之問:「為什麼要談『從松本清張到東野圭吾』?為什麼不是『從松本清張到平成的松本清張橫山秀夫』?或者『從松本清張到女清張宮部美幸』?」究竟松本清張在文…

「喜歡閱讀,因為我很好奇」──《13‧67》香港作者陳浩基談閱讀、寫作,及華文推理

本文原載於【ReadIt 悅閱】,經作者同意轉載文/陳浩基 我喜歡閱讀,但我讀得很慢。我十分羨慕一些台灣朋友,他們看書的速度相當驚人,一晚可以完讀兩本兩百多三百頁的小說──他們不是用某些「水過鴨背」的方式閱讀,而是真真正正仔細看過每一句句子、充分理解內容和細節的。相比之下,我要一整天坐下來什麼都不幹…

把小說寫好比設計謎題更困難──專訪第四屆島田莊司獎首獎得主雷鈞

筆答/雷鈞;整理/犁客 「假如創作者決定在作品中引入社會事件,此舉對不同人群可能造成的影響,應該是經過深思熟慮的事情。」雷鈞如此表示。 中國作家雷鈞,在金車教育基金會主辦、皇冠文化協辦的第四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中,以長篇小說《黃》奪下首獎。這本小說當中,置入了幾年前發生在中國的駭人「男童挖眼」案…

要當一個稱職的作家就必須活躍地寫下去,不能有瓶頸──島田莊司訪臺十個問答(下)

現場口譯/張東君整理/林宣瑋、何宛芳 ►►►續上篇:用新科學手法寫小說,有機會得到比福爾摩斯更大的突破──島田莊司訪臺十個問答(上) 5. 關於老師的寫作習慣,是先想好大部分的細節才動筆?還是規定自己每天產生一定字數?在您創作生涯裡,這作法又有沒有改變過?另外,老師喜歡在什麼樣的環境下寫作?必須是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