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總編輯 齊立文 近來關於12年國教國語文課綱,文言文選文比例該增該刪,引發許多討論。在相關的新聞報導中,我看到了高中時學過的「中華文化基本教材」,回想起自己肯定曾經因為「考試要考」,而努力背誦了《論語》《孟子》《大學》《中庸》裡面的經典語句。 完整文章
文/群星編輯室 一九四一年一月,三十一歲的中島敦寫完了《光.風.夢》(原題為《茨西塔拉之死》),反正教書從來不是他的目標,加上哮喘纏身,三月便向任職的「橫濱高等女學校」請假,開始專心寫作。而描寫英國文豪史蒂文生(R.L.S)在南洋養病生活的《光.風.夢》,彷彿預言記事般,六月中島敦因朋友的推薦竟也決定辭掉學校工作,前往南洋帛琉參與編纂國語教科書的工作。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過去某個年代,好萊塢女星是與「花瓶」劃上等號的,最有名的例子,應該就是瑪麗蓮‧夢露(Marilyn Monroe),成了「金髮傻妞」(dumb blonde)這個字眼的濫觴。但其實夢露也愛讀書,細察她的書單,還會發現她幾乎讀遍了歐美各大經典文學名著。這就是螢幕形象造成的錯覺!事實上,現在許多螢幕上活躍的女演員都愛閱讀,兼具演技與知性,和「花瓶」這兩個字怎麼都勾不上邊! 在 完整文章
文/Miffy 左拉的《婦女樂園》是「盧貢─馬卡爾家族」系列小說的第十一部,這系列是描繪法蘭西第二帝國時期社會景況的百科全書。作為自然主義的代表人物,左拉試圖以科學方法來研究遺傳和環境因素如何影響和塑造角色的性格。《婦女樂園》描寫十九世紀中期巴黎的消費文化,以一間寛敞華麗的百貨公司──「婦女樂園」來對比街上老舊窄小的店舖,帶出在新型態的消費之下,社會所經歷的改變。 完整文章
「小說家的任務就是力求從作品後面消失。」──福樓拜 「我們正在溫課(自習)……」這是《包法利夫人》開頭的第一句話,也是西方小說形式往前大躍進的里程碑。在此之前,眾小說一貫的開場白模式,是把人事時地物交代清楚,以全知的敘事者口吻「指示」讀者閱讀的方式與進程。但「我們」的出現,意謂作家從文本操控者的位置退下,讓讀者享有更自由的閱讀視野,這部作品因此具有劃時代的定位。 文學與道德的戰鬥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