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佳燕 不讓孩子當小朋友,要他們當寫字機器人。 「既然你如此擔心孩子的學習跟不上其他同儕,當初為何要讓孩子讀那一種沒有教寫字,也沒有背注音符號的幼兒園?」 面對我如此直白的提問,文文的母親一開始有些驚訝。 接著,她停頓了一會兒,然後含淚告訴我:「因為我想要給她一個快樂的童年。」 面對文文母親說出來的答案。我盯著她看,足足有一世紀之久。 完整文章
文/傑.貝爾 有個下午,我走進英文課教室,無意間聽到八年級的學生凱特正向同學抱怨她好餓。我問凱特,是不是忘了帶午餐,她回答:「我有帶,但我不喜歡吃我媽媽幫我準備的午餐。」我第一時間並沒有指出明確的解決辦法,也就是「那你應該自己準備午餐」,只是反問她,如果不喜歡媽媽準備的午餐,有什麼方法可以改善。 「我可以用買的……?」她提出方法,但語氣是疑問句,等著看我的回應。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