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Scarlet原載於【分享書】,經作者同意轉載 我喜歡記錄閱讀完的隨筆,不算書評。只是些看完隨手記錄的想法及思考。 現在回想起和《偷書賊》的緣分一直很奇妙,每每瞥見架上的它都想著那這次就借回去看好了,卻總是當看見另外一本更吸引我書時重新把它放回架上,默默想著下一次再借,屢試不爽。 也或許是我一直有種怪癖,就是不太喜歡看當時非常熱門的書,一直等到了這陣子才有緣分把它帶回家。 完整文章
文/神奇海獅李博研 以前我從來不懂永恆這個字是做什麼用的。後來我明白它是給我們一個機會去學習德文。 ──馬克.吐溫 不管這是不是真是馬克.吐溫說的,但至少這句話完美詮釋了學德文是一種多找死的行為。 等整堂課全部結束以後,我們這群十八歲死屁孩一個個全癱在椅子上,赫然發現:天啊自己跳進了多大的火坑啊! 完整文章
文/神奇海獅李博研 從前我還沒去德國時,就一直很看不懂台灣的「文青」現象。 在這個現象開始以前,我一直沒去想過自己是不是個文青之類的問題。但是在我的認知裡,既然都叫文藝青年了,至少是個愛看書的青年吧?那如果按照這個定義,身為一個小時候會被我媽唸「不要再看書了,偶而也出去玩吧」的人,我應該也算是「文青」吧? 不過之後發生了某件事情徹底顛覆了我的認知。 完整文章
文╱郭書瑄 在德國會戴口罩走在路上的只有真正虛弱的重病患者,一般人只有發燒咳嗽的小感冒時不會這麼做。 我的娘家家人為了我和保羅先生的柏林婚禮,一家老小搭上飛機,千里迢迢抵達柏林。 我疼愛的小外甥和外甥女是頭一回體驗空中旅行,我一方面既開心能和家人團聚,另一方面又心疼小朋友歷經十多個小時長途飛行的疲累折騰。 完整文章
文、攝影/Joe Liu劉傳宇 和許多人一樣,我一向喜愛喝濃郁又有優雅橡木香氣的紅酒,但是吃海鮮時要配哪種葡萄酒呢?對於現在的我來說,這會是個答案很多的複選題,甚至可以延伸為申論題,但是在很多年以前,台灣的葡萄酒市場,可沒有那麼多選擇! 完整文章
※原載於【莊祖欣臉書】,經作者同意轉載 一位叫做董仲蠡的中國老師在一個廣為流傳的視頻中闡述「教育的意義為何?人為什要讀書?」 他舉例說,看到天邊飛鳥,讀過書的人就會说:「落霞與孤鹜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而腹中無墨水的則只會說:「哇,好多鳥喔。」 邊看視頻我就邊想,如果當真看到好多鳥,就不該吟這句詩吧?因為他舉例的那句詩裡只提到了一隻鳥「孤鶩」嘛,並非好多鳥,是吧? 完整文章
文/林育立 能源民主是: 一、人民與團體自己發電,即使如此做電力公司會少賺錢。 二、目前主要在丹麥和德國發生,但可能擴散到全世界。 三、在發展再生能源對抗氣候變遷的過程中,最常被忽略的好處。 ──《能源民主:德國走向再生能源的能源轉型》(Energy Democracy: Germany’s Energiewende to Renewables),莫利斯(Craig 完整文章
文/林育立 您得知道,眼前這座冰山我們只能看到一小部分,另外一大部分我們看不到。 ──主導「奧許維茲審判」的法蘭克福檢察總長鮑爾(Fritz Bauer),一九六四年 這個前身是東德共黨的黨自稱是現代和民主的政黨,可是絕口不提民主的前提是機會均等的多黨制,對四十年威權統治累積的龐大財產也保持沉默。 ──獨立清查委員會主席馮漢摩爾史坦(Christian von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