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荷妮;譯/袁育媗 我半信半疑地開始了第一次心理諮商。大概是美劇看太多,原本我想像的心理諮商是我躺在長沙發上,心理師和我一起探討我的小時候,透過諮商讓我發現自己沒察覺到的心靈創傷。我小心翼翼推開門,一位女心理師用燦爛的笑容迎接我,她看起來年紀跟我差不多或大一兩歲。我當時壓根兒沒想到我倆將開啟兩年多的緣分。 完整文章
文/李麗美 心理諮商(治療)此一活動由心理師和個案共同建構,但市面上的相關書籍,卻大都由較有社會話語權的心理師或精神科醫師寫成。《你不需治療,只需說出口》是少見的由個案自述的一本書,也因此我認為它頗為珍貴。 相對於個案,心理師擁有專業知識、清晰頭腦,他們寫出來的書就像指南一樣,語氣肯定,條理分明,邏輯井然,前因後果順理成章,讓人可以信賴。 完整文章
文/小云 人在一生當中,相處時間最長的對象是自己,按理來說,最瞭解自己的人應該就是自己,然而事實卻往往不是這樣,就像那句「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人們很容易困在自己的情緒裡,猶如牢籠內的囚犯般抓著鐵窗猛搖,以為自己走投無路,殊不知出口就在旁邊,轉個方向就能看到──只要你願意去看。 完整文章
文/大嶋信頼;譯/呂盈璇 攻擊者內心深處的「嫉妒」 嫉妒是一種「發作」 曾經有一次,我因為聽同事指出我工作的方法有問題,因而大幅度調整工作方向。 結果竟不小心聽到該名同事暗地裡對其他人說:「那傢伙明明就做得很不錯,結果我的隨便說說他竟然還當真,還蠢到去改變大方向,真是笑死我了!」我聽了臉色瞬間鐵青,同事的話迴盪在耳邊,氣到我手腳顫抖。 完整文章
文/李愛玲 當感情困頓,別急於問他還愛不愛你,你先問自己,你還要不要他。 當男人出軌,先不必問他願不願回歸,你先問自己,你肯不肯原諒。 寫微信公眾號文章兩年多,在我接到的全部情感傾訴和諮詢的讀者中,只有四位男性。其餘的,清一色都是女人。 因為男讀者留言少,所以僅有的幾條,給我的印象極深。 其中一位,說他女朋友年紀小,總愛耍任性,實在讓人受不了。他問:我如何提分手,她更容易接受? 完整文章
文/王意中 「蝴蝶,蝴蝶,生得真美麗。頭戴著金絲,身穿花花衣。你愛花兒,花兒也愛你。你會跳……」 偉力唱著卻突然間愣住了,他的嘴巴張得大大的。偉力望著老師,隨後,眼神慢慢飄移到地板上。 「偉力,你剛才在做什麼?老師看你唱歌、跳舞挺開心的耶。」 偉力一句話都沒說。偉力像是被點了穴道,整個人僵在現場,動也不動。 「奇怪,你明明會唱,也會跳啊。為什麼在教室上課,你卻不說也不動?」老師一臉納悶。 完整文章
文/王意中 在校園服務過程中,我留意到,老師的某些反應往往會讓聽者(家長)感到無奈,並且害怕聽到那些話。 ●這些是家長害怕聽到的話: 1.我怎麼可能有那麼多時間? 2.這是資源班老師的事! 3.我們班上學生那麼多! 4.這樣對其他學生不公平! 5.他應該要去看醫生! 6.他這種情況應該要吃藥! 7.你們不能這樣教孩子! 8.我沒有辦法! 9.他應該要去讀特教班! 完整文章
文/艾彼 照顧你的是我,為什麼你總是想著他? 安如的哥哥在新加坡工作,全家都已移民至新加坡約有五、六年的時間,只剩下安如這個弟弟留在台灣老家。他們的父母年輕時沒有夫妻之間也要溝通的觀念,也不了解家庭會隨著時間而改變,沒有在家庭出現變化的第一時間做出反應與調整,反而經常因為害怕爭執而逃避溝通,夫妻關係逐漸不睦。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