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屏瑤 最近又開始失眠,心情沉重。而我只是想,如果連我這種支持系統相對強大的人,都感受到壓迫,感覺到靈魂核心被攪動的惶惶不安,那其他人呢? 深櫃裡的同志,仍在認同長路上的人,不知道為什麼但就是恨著自己的年輕孩子,他們怎麼辦,他們都好嗎?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