掙脫愛的膠囊

文/鍾文音 愛是一面稜鏡,我們對愛的態度折射了我們與世界的關係。愛是一種能力,不是愛的對象。 我年輕時閱讀佛洛姆的經典作《愛的藝術》,最大的心緒震盪是讀到一個觀點:如果一個人只另愛一個人,卻對其他人漠不關心,那麼他的愛就不是愛。 當愛(情)來襲,幾乎每個人都瞬間被愛的對象塗銷了週邊的事物,把戀人緊緊…

豐沛暴烈的情緒與危險的夢──淺談《烙印勇士》

文/臥斧 ※原刊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本文涉及漫畫《烙印勇士》情節,請自行斟酌閱讀 漫畫《烙印勇士》(ベルセルク)1989年10月開始連載,俺在九零年代可能試著翻過單行本第一冊,不過沒有繼續;約莫2001年左右再讀,這回就沒停下來。 倒不是說《烙印勇士》的開場很糟、沒有吸引力──《烙…

單相思、被分手,難以面對情感挫折的恐怖情人

文/楊晴翔 高材生特別容易成為恐怖情人?我們的國、高中教育給予足夠的情感教育了嗎?是什麼原因讓自己一再愛上不愛自己的人? 記者【台北報導】:之前有著「T大宅王」封號的○○○砍殺女友三十幾刀奪命的消息,令人怵目驚心。近日,T大又被爆出有一高材生○同學,不僅性侵女友,並且軟禁施暴,甚至還威脅女方若是不從…

【一週E書】人間的惡念無所不在,應該擺出正確的面對姿態

文/犁客 我們在接觸虛構故事與現實事件的時候,有時會出現奇妙的差別判準。 例如我們在電影裡看到對妻子暴力相向的丈夫、認為丈夫有問題,原因是編劇和導演會按部就班地讓我們發現這件事,而且我們知道因為故事是編劇導演「虛構」出來的,所以他們的設定,就是那個虛構故事裡的「真實」──簡單說,就是作者說那個角色是…

公權力、媒體,以及恐怖情人──《被殺了三次的女孩》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最初拿到這份書稿時,書名叫《桶川跟蹤狂殺人事件》,譯自日本記者清水潔的《桶川ストーカー殺人事件─遺言》,內容有關一樁發生在1999年10月26日的謀殺案,日本警方調查時用的名稱是「JR桶川站西口女大學生路上殺人事件」(JR桶川駅西口女子大生路上殺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