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臥斧原載於【臥斧.累漬物】,經作者同意轉載 「福爾摩斯」系列作品中,有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故事。 這個原名〈The Adventure of the Devil’s Foot〉的短篇,當年讀的中譯版本將之譯為〈魔鬼之足〉;故事從一位地方鄉紳與牧師聯袂拜訪福爾摩斯談起,提及鄉紳到村中拜訪自己家人的隔日重返,赫然發現妹妹亡身,兩個兄弟發狂。鄉紳驚駭莫名,認為這起事件與魔鬼有關。 完整文章
文/陳栢青 忽然之間,我就進不去了。 跨年夜比結夥,比人多,聚的樓要高,望的景要遠。就要密,針插不進那種,只有半空煙花能散便散。在看得見一零一的餐廳落地窗前,11:59,人群在地上如沸如騰,高樓餐廳之上,研究室的同學推開椅子跟著站起來,酒杯舉高,手跟著揮,嘴開了,數字剩下個位數,想跟著喊,10,9,8⋯⋯忽然之間,我發現自己對不上拍。有什麼事情,跨不過去了。 距離發生那件事情還有十秒。完整文章
文/張耀升 他第一次感受到惡意的存在是在他當了第十五年老師那年的春天。 當然,惡意不會來得那麼晚,更早之前已經萌芽,只是他沒有料到一顆種子如何生根茁壯如藤蔓攀爬整片校園。 去年秋天,新學年開學後,他擔任導師的音樂班新轉來一位女學生,一開始他以為女學生是害羞,對於問題不回不答,但耐心等待回應後,他發現女學生是遲鈍,或者更精確一點,是遲疑,她在等待著某種時機點或某種信號,才會回應周遭。完整文章
《大尾鱸鰻》上映後,立委高潞‧以用等人指出該片有歧視原住民的嫌疑,電影導演邱瓈寬稍後在臉書發文澄清,言下之意認為這是對方誤解了影片設計的用意造成的誤會。我認為這個討論確實涉及誤會,不過這個誤會是邱瓈寬誤會了歧視言論的概念內容。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