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尼爾.蓋曼、泰瑞.普萊契 從前從前,尼爾.蓋曼寫了篇短篇的故事,寫著寫著卻不知道該怎麼結尾。他把故事寄給泰瑞.普萊契,泰瑞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可是故事一直在泰瑞心裡發酵,一年後他打電話給尼爾說:「我不知道怎麼收尾,不過我知道接下來怎麼發展。」初稿大概花了兩個月寫完,二稿花了六個月左右。我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耗這麼久,不過當中的確包括把笑話解釋給美國出版商聽。 完整文章
誰說「人不可貌相」?所謂人不可貌相,是指不要以浮淺的刻板印象取人,例如以高矮胖瘦等身材論定一個人的能力,以彬彬有禮或粗獷率性推想對方的人品。司馬遷《史記》引孔子「以貌取人,失之子羽」這句話,說他看過張良畫像之後才知道,想像中張良魁梧奇偉,沒想到竟然外貌像個女子,若憑外形論斷,就會看走眼。 但在會看面相、懂識人學的觀察者眼裡,貌是可以相的。人的氣質、心思、個性,一張臉便透露出來了。 完整文章
文/黛安.賽特菲爾德 親愛的台灣讀者: 長久以來我都想寫人被幽靈糾纏的故事,當時我對此所知不多,心中尚無確切構想,只有初步念頭,也許只能算是構想的影子。這個念頭看似普通、極為渺小,可是卻從未消散。如今我獲得這個絕佳機會寫封信給各位《貝爾曼的幽靈》的台灣讀者,我想大家可能想知道「被幽靈糾纏者的故事(the story of a haunted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