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似乎習慣把理性和感性對立起來。例如說,若有人提出詳盡的計算數據,指出若我們把故宮文物全數賣掉,足以支援臺灣人民在可見未來的「無條件基本收入」,他可能會被指責「只用理性思考,缺乏感性」。又例如說,有些人在被指出其邏輯謬誤的時候,會自我辯護說「我這是比較感性的思考方式」。在這樣的理解下,理性和感性似乎是兩種思考方式,是人可以選的。而一個人的思考會得出什麼結果,就看你選哪一邊。 完整文章
採訪對談/黃子欽;整理/陳怡慈攝影/侯俊偉;作品提供/霧室 ➨➨上集回顧:【黃子欽的設計嘴,泡】設計封面像剪輯影片,要找出觸動人心的那一格──與設計工作室霧室對談(一) 在草圖上表達完整的想法,讓出版社安心,自己也能恣意發展 完整文章
文/犢玫瑰 「難得一身好本領,情關始終闖不過,闖不過,柔情蜜意,亂揮刀劍無結果……」近年來,情殺案的新聞有增無減,不論出身如何,教育程度是高是低,關於愛情,似乎總是難過情關,想不開的人比比皆是,對於愛情,該怎麼去了解,我們若試著從理性的腦科學去解析,也許能有所不同的領悟吧!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