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畢飛宇 這一天中午進來了一個過路客,來頭特別大的樣子,一進門就喊著要見老闆。推拿房的老闆沙復明從休息室裡走出來,來客說:「你是老闆?」沙復明堆上笑,恭恭敬敬地說:「不敢。我叫沙復明。」客人說:「來個全身。你親自做。」沙復明說:「很榮幸。你裡邊請。」便把客人引到客房去了。服務員小唐的手腳相當地麻利,轉眼間已經鋪好床單。客人隨手一扔,他的一串鑰匙已經丟在推拿床上了。 完整文章
文/凌淑芬、張容兒 您暌違三年的新作《遺落之子》突破浪漫愛情小說的主題,融合了奇幻、冒險、懸疑等多重元素,讀者們都相當期待。請問您是從何時開始構思這部作品的?是什麼樣的契機推動您嘗試這次的跨界創作? 我從小就是一個很喜歡幻想的小孩,走在路上腦子裡總是有故事在發生,而我看到的任何景象都有可能成為故事的一部份。只是當時的我並沒有想到,有一天我會成為一個說故事的人。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沒讀過我作品的朋友,大多覺得我這個人蠻陽光的,讀過我的作品但沒有親身認識我的讀者,大多覺得我這個人蠻陰暗的;」張耀升說,「所以沒讀過我作品的朋友知道我寫的小說後,都覺得很訝異,而只讀過作品的讀者在認識我、發現我沒有那麼陰暗之後,有時會覺得生氣──好像自己受騙了一樣。」 完整文章